•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奥林匹克阴谋(集黑色幽默与哲理智性于一体的侦探小说。蒙塔尔万代表作,标志着西班牙文学的一个时代。)
0.00     定价 ¥ 35.0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京东自营配书)
  • 配送范围:
    浙江省内
  • ISBN:
    9787020129058
  • 作      者:
    马努埃尔•巴斯克斯•蒙塔尔万
  • 译      者:
    汪天艾
  • 出 版 社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20-05-01
收藏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蒙塔尔万所创作的“佩佩•卡瓦略”系列侦探小说,其本质都是社会寓言,内容涉及腐败、犯罪、失业等社会问题,包罗万象,折射诸多现实情境。佩佩•卡瓦略这位气质独一无二的西班牙私家侦探形象,以其独特的行事作风和人格魅力,相较于福尔摩斯、马洛等文学史上的经典侦探而毫不逊色


展开
作者简介

马努埃尔•巴斯克斯•蒙塔尔万(Manuel Vázquez Montalbán,1939—2003)

20世纪西班牙*著名的侦探小说家,同时也是一位诗人、评论家、美食家。自1972年出版小说《我杀了肯尼迪》开始,他创作了二十部以巴塞罗那私家侦探佩佩•卡瓦略为主人公的侦探小说,塑造了卡瓦略这个西班牙文学中*著名的侦探形象。其中发表于1979年的《南方的海》是西班牙语侦探小说史上*经典的作品之一。


展开
内容介绍
在一九九二年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比赛成绩和种种异常现象都表明,有一场针对奥运会的阴谋正在暗中酝酿,无论这一阴谋背后的目的是什么,都将可能动摇国际政治的稳定。为此,神秘侦探卡瓦略临危受命,应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之邀前去解决这一紧急事件,试图揭开阴谋背后的谜底。

本书是蒙塔尔万以私家侦探佩佩•卡瓦略为主角的系列小说中的一部,卡瓦略无疑是西班牙文学史上非常独特的一个侦探形象,他饱读诗书,却常常拿藏书当柴烧;他*大的兴趣不在破案,而是烹制各种美食来满足自己的胃。作者以一种黑色幽默的笔调,讲述了一个既荒诞离奇和又充满喜剧色彩的故事,而在这层侦探小说的外衣之下,包裹着的其实是不乏洞见的哲学思考。


展开
精彩书摘

毕斯库特对埃斯科菲颇有一套理论,不光有,一有机会还要冲卡瓦略显摆一番,每每让听者不时后悔当初花钱送他去巴黎一游并在那儿的埃沃格拉斯先生高级厨艺学校参加煲汤速成班。

“埃斯科菲代表了中产阶级厨艺伟大传统的神学大全。”

卡瓦略数次试图分解这句话,问问他比如,神学大全到底是什么?毕斯库特对此早有答案。

“就是终极大惊喜。”

巴黎之行归来,毕斯库特向卡瓦略展示了自己应付起高难度的清炖肉汤得心应手,对其精妙之处拿捏得当——无论是碎菜炖汤还是其他多少具有法国特色的汤种(从巴黎大堂风味的洋葱汤到最正宗埃斯科菲路数的蒂兰鲁玛尼耶浓汤),而此番学艺的积极收获更在于现在他还敢于尝试煲各种“外国”汤,此处毕斯库特反复强调“外国”二字,活脱脱像个“伪法国人”。

“您知道埃斯科菲总惦记着西班牙炖菜浓汤吗?虽说那哥们儿从不掩饰自己受不了西班牙厨艺里的鹰嘴豆和熏肠。头儿,今天我要给您煮一锅非常外国的汤。”

“干吗费那么大劲?”

“总得试验试验。”

于是他试验了一种奥卡浓汤:这是一道以鲟鱼为主料的鱼汤,辅以多种鱼类的刺和鳍,加入水、白葡萄酒、欧芹、块根芹、茴香、蘑菇、盐等配料。对卡瓦略而言,罗列出做成一道菜所需的食材就很头疼,何况这还只是一道简单的汤,一道平淡无奇的汤罢了。真是七老八十做浓汤。看看那硬底深口盘里挤满了张牙舞爪的肉块,因为煮得太久而十分驯服。生的?熟的?熟过头了!不过毕斯库特选择忘了这一段。就像忘了现实。或者记忆。自从去了趟巴黎,毕斯库特已经从本质上摆脱了依赖人的状况,他像是发现了,除了给一个钱财和乐观度都极为有限的侦探当一度年轻的囚徒和不再年轻的全方位仆人之外,这个世界的彼端还有新的地缘。或许卡瓦略也已经不想要毕斯库特的陪伴了,而且,基于和习惯遗忘的文化传统保持一致,他也不需要现实,不需要记忆。1993年7月。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万事具备等待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开幕,举世盛事,所有生活都被这场几乎波及众生的危机下水道吞没了。要是我们相信经济当局们的话,诸神早已动身前往真正的奥林匹斯山,可他们甚至没有礼貌性地给我们留点饼和葡萄酒 。每当卡瓦略想起奥运会那些日子里的幻想,就觉得自己有必要加强与具体事物的自然主义联系。有点事儿得做。有点事儿应该做。奥运会落幕后,他没有像很多人那样为此求诸心理医生,而是保持了优先考虑求助哲学家的习惯。他的首选哲学家依旧是哈维尔•鲁文特•多斯•文多斯 。面对卡瓦略抛出的诸神缺席的问题,这位哲学家从电话另一端这样回答道:

“问这个干什么?为了什么?如果您想做点什么,说明您还有理智……某种目的……也许这只是对目的的直觉……对目的有条件的投射。的确,诸神都已离开,荷尔德林早已如此宣告,但是他相信诸神留下了饼和葡萄酒 。我将它解读为对物质满足的暗喻。难道没有物质满足留给我们吗?我的话您听进去了吗?您换高压锅了吗?您尝过科尔萨 羊奶酪吗?您是不是痴迷于杜埃罗河畔 的葡萄酒?为什么不换成带汽矿泉水呢?”

也许并不是真要这么做,只是说说而已。卡瓦略冲着毕斯库特说:

“放点鹰嘴豆。”

“头儿,往奥卡汤里放鹰嘴豆?”

“管他是什么……都往里面放鹰嘴豆和熏肠……”

“头儿,这可是民族主义。我们被民族主义的浪潮侵袭了。 ”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包邮的1万本已经抢完!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