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只差一个谎言
0.00     定价 ¥ 0.0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图书馆配书)
  • 配送范围:
    全国(除港澳台地区)
  • ISBN:
    9787544294539
  • 作      者:
    (日)东野圭吾著
  • 出 版 社 :
    南海出版公司
  • 出版日期:
    2019
收藏
编辑推荐

      东野圭吾《恶意》系列作

      一本贴近当下生活的烧脑小说

      这是一场心理战,要找出真凶,只差一个谎言。

      你的犯罪方法没有缺陷。面对我,你没有耍手段,而是极力减少谎言。为了将你逼到绝境,必须让你再撒一个谎。

      对亲人、爱人、密友一次次撒下的谎,究竟会让假象继续,还是让人生失控?

      《只差一个谎言》是从凶手或刻意隐瞒真相的人的视角来叙述的,但不会让读者一开始就知道真相。——东野圭吾

      人们有时会隐瞒很多与案子有关的事,然后因此备受煎熬。我想让《只差一个谎言》表达出这一点。——东野圭吾

海报:

展开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

      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白夜行》领衔年度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并领衔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领衔年度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yang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展开
内容介绍

      《只差一个谎言》是东野圭吾《恶意》系列作品。《只差一个谎言》是一本描写现代都市生活的书:我们害怕陌生人的恶意,却往往忽视了亲密的人之间累积的不满、疏离与欺骗;《只差一个谎言》还是一本描写刑警与嫌疑人展开的心理攻防战的烧脑作品:刑警加贺用心理战与嫌疑人对决,只差一个谎言,就能找出凶手,揭开真相。东野圭吾说:“《只差一个谎言》是从凶手或刻意隐瞒真相的人的视角来叙述的,但不会让读者一开始就知道真相。”


      《只差一个谎言》内容简介:

      结了婚,或许就会喜欢上对方——我抱着这样的想法嫁给了丈夫。可他忽然露出蛮横的面目,我成了为他劳作的奴隶。听着他说“女人嘛,就是靠管教才会变好”,我在心中咒骂:死了算了,这种男人。没想到,他真的在我面前死掉了。

      吃下妻子交代的营养品,我就出门了,行驶在高速公路时,不料发生了车祸——突然意识模糊,撞向了路边。捡回一条命后,我自嘲确实老了,竟然会疲劳驾驶。朋友加贺却坚称我被下了安眠药,让我说出实情。我不禁怒吼:“够了!你真烦人!出发前,我可什么都没吃。”

      人们抱着不同的目的,编织着一个又一个谎言。这是一场心理战,距离输赢,只差一个谎言。


展开
精彩书评

      《只差一个谎言》是从凶手或刻意隐瞒真相的人的视角来叙述的,但不会让读者一开始就知道真相。

      ——东野圭吾


      人们有时会隐瞒很多与案子有关的事,然后因此备受煎熬。我想让《只差一个谎言》表达出这一点。

      ——东野圭吾


      对于那些想轻松享受悬念的人来说,看《只差一个谎言》,没错!

      ——东野圭吾粉丝网站


      从《只差一个谎言》起,东野圭吾《恶意》系列的创作思路开始改变。

      ——东野圭吾粉丝网站


展开
精彩书摘

奈央子抱着鲜花和购物袋回到家门口,听到有人喊“坂上太太”。安部绢惠从隔壁庭院里走了出来。

“啊……你好。”奈央子低头行礼。

绢惠几乎是和奈央子同时搬到这里来的。奈央子平时和邻里少有往来,绢惠是奈央子唯一的熟人。她比奈央子大五岁,家里有个刚上小学的儿子。

“买东西了?”

“嗯。”

“来我家喝杯茶吧?别人送了蛋糕。”绢惠一脸亲昵地邀请道,似乎正努力让一个守丧的人恢复生气。

“谢谢,但我有件急事要做。”

“是吗?那要帮忙吗?一个人一定有很多麻烦吧?”奈央子所谓的“急事”应该是与法事有关的。这不难想象,她丈夫才过世一周。头七要做的法事应在葬礼时一并做完,这一点绢惠也知道。

“不用了,我是要整理丈夫的遗物。”

“啊。”绢惠点头道,表情马上阴沉下来, “看来我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

“对不起。 ”

“请别在意。 ”

“那,再见。 ”

奈央子正准备打开大门,绢惠再次把她叫住了: “坂上太太,有什么难事尽管跟我说。我很想帮你的。 ”

“十分感谢。 ”奈央子低头致谢。

绢惠一定认为奈央子是失去丈夫的可怜寡妇。或许绢惠把这当成了肥皂剧里的情节,自己也想变成剧中人物。当然她是出于一片好心才这么想的。

奈央子再次低头致谢后便进了家门。关上门后,她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

她将东西放在起居室的沙发上。这时电话响了,把她吓得身体一度僵硬,稍后才走近电话机。

打电话的是奈央子读女子大学时的朋友,到现在她们也经常通话。在奈央子结婚之前,她们经常一起去看演唱会和音乐剧。长年单身的她去年也终于结了婚,这阵子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婚姻生活真是比想象的还无聊” 。

“你现在方便吗?”

“嗯,还行。 ”奈央子本想说不太方便,但若这么说,反倒会招来对方更多的担心。

“情绪怎么样?稳定下来了吗?”朋友问道。

“嗯,多多少少。”

“睡得好吗?吃得下饭吗?”

“睡得着,也吃得下。别这么担心。”

“就是担心你嘛。 你可是心情一低落就什么干劲也没有的人。 ”

这似乎让她看上去颇像个弱女子。

“真的没事了。我现在有很多事必须干,没工夫低落。 ”

“嗯,那我就放心了。”

......

面对这个失去丈夫的可怜女子,谁都想要来鼓励一把。

各位,你们别管我了!奈央子很想把这话喊出来。把我扔在一边,别把我从这房子里拉出去。

......

门口对讲机的铃声响起的时候,奈央子正在二楼的卧室里。

她坐在地板上,头靠在床边,没有睡着,但也没有马上对铃声做出反应。她听到铃声再次响起,阴郁的心情又沉重了一分:又有谁要来折磨我了。

她本来打算不管,但转念又觉得不能这么做。按铃的可能是安部绢惠,她知道自己在家。要是不去应答,不知道她会担心得做出什么事来。

奈央子匆匆走出房间,取下安在走廊墙壁上的对讲机,小声说了句: “喂。”

“我是警察。”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或许是有意避开附近人的耳目,他的声音压低了几分。

“哎……”奈央子的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

或许是以为对方没听清楚,男人又重复了一遍: “我是警察,从练马警察局来的。”

奈央子全身发热。

“啊,好的。”只说完这么一句,奈央子便马上跑下楼,打开了大门。外面站着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年龄三十出头,身材高大,肩膀宽阔,脸部瘦削,面颊尖长。

“来得突然,实在抱歉。”男子出示了警察手册。

奈央子第一次见到这个黑色手册,比她模糊想象之中的证件要大得多。“有什么事吗?”

“我有些问题想问您。”说完,男子摆出一副提防邻家的样子。

奈央子有些不知所措。她并不想让这个男子进门,但如果在这里说话,就有可能让隔壁的绢惠发觉。因为不知道这男子

目的何在,她绝不想让绢惠听见他们的谈话。于是奈央子敞开家门,说道: “请进。 ”

“打扰了。 ”男子说完便进了门,掏出一张名片。奈央子这才知道,他是练马警察局的刑警加贺恭一郎。

她正想着是不是要让对方进入房间说话,加贺已经从西装内兜里取出了一张照片。 “这个人您认识吧?”

奈央子咽了一口唾沫,伸手接过照片。无论接到什么样的照片,都不能显出慌张的表情——她告诉自己。

照片上是她预想中的人。那人穿着一身工作服,正站在一个样板房前笑着。他无忧无虑的笑容刺痛了奈央子的心。 “是中濑先生。 ”她说道。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