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阴阳师·醍醐卷(梦枕貘新作)
0.00     定价 ¥ 49.0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京东自营配书)
  • 配送范围:
    浙江省内
  • ISBN:
    9787544295994
  • 作      者:
    [日],梦枕貘
  • 出 版 社 :
    南海出版公司
  • 出版日期:
    2019-06-01
收藏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现象级作家梦枕貘传奇力作《阴阳师》,系列全新作品《醍醐卷》隆重上市

      首度引进中文简体版,系列畅销30年,日文版销量突破600万册  

      传奇再启,绝代阴阳师安倍晴明,吹笛名手源博雅,在谈笑间破解桩桩离奇事件

      1本书收录2卷原版故事,超大容量,超值享受

      系列全新作品《天鼓卷》《萤火卷》同期上市

      知名设计师手绘华丽装帧,奢华印金工艺,超值阅读感受

海报:


展开
作者简介

      梦枕貘,日本小说家。1951年生。毕业于东海大学文学系。“貘”是一种吃掉噩梦的奇兽,因为一直想写出梦一般的故事,便取了这个笔名。

      1977年出道。《吃上弦月的狮子》获日本SF奖,《众神的山巅》获得柴田炼三郎奖。《大江户钓客传》获泉镜花文学奖、舟桥圣一文学奖、吉川英治文学奖。2018年,获得日本政府颁发的紫绶勋章。

      代表作《阴阳师》虚构了一个神秘典雅的人鬼共处世界,被誉为“日本的《聊斋志异》”,并屡次被改编为电影和漫画,但无一能超过小说的想象世界。


展开
内容介绍

      现象级作家梦枕貘传奇力作《阴阳师》,系列全新作品《阴阳师.醍醐卷》隆重上市。本书包括《醍醐卷》与《醉月卷》两卷故事。

      夜晚的平安京,天象异动,怪事频发。月亮高挂空中,不再转移,星陨如雨;月夜之下,屡屡出现一头妖虎,吞噬无辜,口中还吟诵着白居易的诗词;

      橘为次偶遇蜘蛛女妖,竟然被吸走双目;藤原实贞突染怪病,变身绿眼蜈蚣;朱雀门上更有一位俊俏的鬼怪,以绝世美人为赌注,摆开神秘棋局……

      绝代阴阳师安倍晴明与吹笛名手源博雅游走于阴阳两界,在谈笑间破解一桩桩离奇事件,为人鬼解忧。


展开
精彩书评

      《阴阳师》讲述的是诡异的案件,却取抒情的调子。故事的结局一般来说并不惨烈,而多低回婉转,余音绕梁。

      ——陈平原(北大教授)

      

      梦枕貘用不疾不徐的语调勾勒出一个鬼魅与人并存的时代,浮凸出一位清丽绝伦的阴阳师的侧影,举手投足有诡秘绮丽的风华。那样简单而徐缓的文字,却营造出如此宁静惬意的氛围,传递如此激烈的悲喜。

      ——沧月(作家)


      典雅洁净的樱花文风,日本的“聊斋志异”,东方的福尔摩斯与华生。

      ——《北京青年报》


      我笔下晴明和博雅的故事,远没有迎来结束的时候。我会一直写到倒下的那一刻。

      ——梦枕貘


      《阴阳师》里的世界,人与鬼是密不可分的,有人才有鬼,也只有人能变成鬼。正因为鬼在人心里,人才要吟诗、弹琵琶、吹笛子。

      ——读者评价


展开
精彩书摘

带着随从前来的人,是一名丰神俊朗、约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

“在下藤原道长。”年轻男子说。

藤原道长是藤原兼家的第五个儿子,后世称他为“御堂关白”,是一位权倾朝野的大人物。

仔细一看,一同前来的三名侍从中,有一名双手捧着一个用锦缎包裹着的四方形物件。

众人从廊檐下离开。进入屋中后,道长屏退了一干侍从。于是屋里只剩下晴明、博雅和道长三人。

道长的面前,放着刚才由侍从捧着的锦缎包裹。

“您到寒舍有何贵干呢?”晴明问。

“关于此事,我想还是由家父兼家向您说明比较好。”

道长一边说,一边伸手解开包裹。最外层的锦缎揭开后,露出了一个未经漆染的原木盒子。

“二位请看……”道长说着,随即掀起盒盖。

“天哪……”博雅发出惊呼。

原来木盒里装着的,竟然是一颗人头。

“兼家大人……”博雅叫道。

木盒的底部放着一张矮矮的台座,而搁在台座上的,正是博雅和晴明都熟识的那位藤原兼家的头颅。

而且—

“哟,晴明啊,以这副鬼样子前来拜访,真是不好意思。”

木盒里的人头不但活生生的,还会动,会讲话。

“两日前的早上,我在家中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过去一看,才发现家父已经变成了这样……”

两日前的早上,道长突然听到兼家的叫唤。

“喂,道长,你来一下。快来啊!”

道长是藤原兼家的第五个儿子。他还有两个同母所生的兄弟道隆和道兼,但那天只有他在家。兼家的叫唤声听起来很慌乱,声音虽大,却又像深怕引起别人注意,压得很低沉,而且音调听起来非常急迫。

于是道长匆匆赶往兼家的卧房。推开房门,就看见兼家从寝具内露出头脸,正朝自己看来。

奇怪的是,盖在兼家身上的被子竟然一片平坦。一般说来,盖在人身上的被子应该鼓成人身的形状才对,但兼家身上的被子看上去却贴着底下的褥子。

“父亲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道长跪坐在兼家的枕边,掀开被子后,才发现兼家的身体已经凭空消失,只留下最上方的一颗头颅。

“父亲大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道长抑制不住惊呼,连忙问道,“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了何事……”

“我怎么知道。”兼家虽然也惊慌失措,仍向道长讲述了事情的由来,“今天一早我醒来后,就已经变成这副样子了。”

通常情况下,人如果失去躯干只剩一颗头颅的话,应该会死。但只有头颅没有身体的兼家却还活着。

不仅如此,他还完全没有疼痛之感,颈部的切口也没有流血,这一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就在两人不知所措时,兼家突然发出惨叫。

“好热……”

“好热啊……”

兼家感觉自己浑身发热,就像是被架在熊熊烈火上炙烤一样。可是,那炽热难耐的身体却根本不存在。

过了不久,兼家再次发出呻吟。

“痛……”

“好痛啊……”

“我全身上下痛得好像被尖枪刺穿一样……”

道长眼看父亲受苦,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在地狱的火焰之山被炙烤,在长满针尖的山里翻来滚去,原来竟是这种滋味?”

兼家痛苦地呻吟喊叫了一阵子,炽热和疼痛的感觉不知不觉间消退了,但只有头部没有身体的情况没有丝毫变化,两人对此束手无策,也不知道究竟是何原因。

在两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情况下,太阳渐渐落山了。兼家再次痛叫起来。

“热……”

“好热啊……”

“痛……”

“好痛啊……”

兼家此时所受的痛楚,和早上的情形一模一样。第二天,情况依旧没变,而且再也瞒不下去了。

兼家起初非常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模样。

“如果是生病,请大夫开药治愈便是。若是难缠的咒术,是不是请和尚或阴阳师解决比较好……”道长这样劝道。

“让外人看到我这副模样,要是不慎传到了外头,我以后还怎么进宫觐见。”兼家没有同意,“事情既然是突然间发生的,指不定到了明天就会突然复原呢。”

然而一天过去了,兼家仍然没有恢复原状。

第二天请了和尚过来查看,情况依然没有得到改善,终于到了第三天——

“对了,还有晴明,去把安倍晴明叫来……”兼家突然叫道。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