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出版时间 :
川端康成:雪国(全新精装版)
0.00     定价 ¥ 32.00
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信阅
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ISBN:
    9787544265591
  • 作      者:
    [日]川端康成
  • 译      者:
    叶渭渠,唐月梅
  • 出 版 社 :
    南海出版公司
  • 出版日期:
    2013-08-01
收藏
编辑推荐

  ★诺贝尔文学奖作品,教育部推荐大学生必读书目
  ★大师作品,全新精装收藏版,莫言鼎力推荐
  ★像《百年孤独》一样,《雪国》影响了余华、莫言、贾平凹等几代中国作家
  ★喧嚣人生中,唯有川端康成的文字,还你宁静世界
  ★川端康成《雪国》中的一句话,如同暗夜中的灯塔,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莫言
  
  


  
  

展开
作者简介

  川端康成(1899-1972),日本作家。生于大阪。1968年以 “敏锐的感受,高超的叙事技巧,表现日本人的精神实质”获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有《伊豆的舞女》、《雪国》、《古都》、《千只鹤》、《山音》、《睡美人》等。

 

展开
内容介绍

  《川端康成:雪国(全新精装版)》包括诺贝尔奖获奖作《雪国》与川端康成经典作品《湖》。故事由驶往雪国的列车开始,窗外不停掠过的暮景,映着玻璃上照出的少女的双眸,扑朔迷离。舞蹈艺术研究者岛村前后三次前往白雪皑皑的北国山村,与当地的艺伎驹子,以及萍水相逢的少女叶子,陷入爱恋纠葛,簌簌落下的雪掩盖了一切爱与徒劳……
  《川端康成:雪国(全新精装版)》是川端康成代表作,其间描绘的虚无之美、洁净之美与悲哀之美达到成熟,令人怦然心动,又惆怅不已。

展开
精彩书评

  ★川端康成极为欣赏纤细的美,喜爱用那种笔端常带悲哀,兼具象征性的语言来表现自然界的生命和人的宿命。

  ——诺贝尔奖授奖辞


  ★十五年前冬天里的一个深夜,当我从川端康成的《雪国》里读到“一只壮硕的黑色秋田狗蹲在那里的一块踏脚石上,久久地舔着热水”这样一个句子时,一幅生动的画面栩栩如生地出现在眼前,我感到像被心仪已久的姑娘抚摸了一下似的,激动无比。我明白了什么是小说,知道了应该写什么,也知道了应该怎样写。川端康成小说中的一句话,如同暗夜中的灯塔,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

  ——莫言


  ★川端康成的作品笼罩了我初三年多的写作。

  ——余华


  ★昨日始读川端康成的《雪国》,虽未尽毕,然亦不能释手。其细致、精确、优美、真切,在我读过的几篇中十分明显。

  ——曹禺


  ★谈论川端先生的人一定要接触到美的问题。谁都说他是一位美的不倦探求者、美的猎获者。能够经得起他那锐利目光凝视的美,是难以存在的。但是,先生不仅凝视美,而且还爱美。可以认为,美也是先生的憩息,是喜悦,是恢复,是生命的体现。

  ——东山魁夷


  ★《雪国》是集中体现川端审美倾向的力作,其中表达的“日本美”可以概括为三点:虚无之美、洁净之美、悲哀之美。

  ——《东方早报》


  ★《雪国》是从现代主义向日本古典主义美意识转换时期的作品,是川端康成很优秀的小说。

  ——《中华读书报》

展开
精彩书摘
  女子从山上客栈的窗口俯视黎明前的坡道。过些时候,从年底到正月这段日子,这条坡道将会被暴风雪埋没。那时赴宴就得穿雪裤、长统胶靴,还得披斗篷,戴头巾呢。到了那时节,积雪会有丈把厚。岛村现在正下这条坡道。不过,他从路旁高高地晾晒着的尿布下面,倒是可以望见县境的山峦,上面的积雪熠熠生辉,显得格外晴朗。绿色的葱还没被雪埋掉。
  村里的孩子正在田间滑雪。
  一走进村里的街道,就听到从屋檐滴落下来的轻轻的滴水声。檐前的小冰柱闪着可爱的亮光。
  一个从浴池回来的女人,仰头望着在屋顶扫雪的汉子说:
  “喂,请你顺便扫一扫我们的屋顶好吗?”
  女人感到有点晃眼,用湿手巾揩了揩额头。她大概是个女侍,趁着滑雪季节早早赶来的。隔壁是一家茶馆,玻璃窗上的彩色画已经陈旧不堪,屋顶也倾斜了。
  一般人家的屋顶都葺上细木板,铺上石子。那些圆圆的石子,只有阳光照到的一面,在雪中露出黑糊糊的表层。那不是潮湿的颜色,而是久经风雪剥蚀,像墨一般黑,一排排低矮的房子静静地伏卧在大地上,给人这样的感觉:家家户户好像那些石子一样。真是一派北国的风光。
  一群孩子将小沟里的冰块抱起来扔在路上,嬉戏打闹。大概是冰块碎裂飞溅起来的时候发出闪光非常有趣吧。站在阳光底下,觉得那些冰块厚得令人难以置信。岛村看了好一阵子。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独自靠在石墙上打毛线。她穿着雪裤,还穿着高齿木屐,却没有穿袜子,可以看得见在冻红的赤脚板上长着冻疮。旁边的柴堆上坐着一个约莫三岁的小女孩,心不在焉地拿着毛线团。一根从小女孩这边牵到大女孩那边的灰色旧毛线,发出柔和的光。
  从相隔七八家的一所滑雪板工厂传来刨木的声音。另一边的屋檐下,有五六个艺伎站着聊天。那个女子可能也站在那里。直到今晨,岛村才从客栈女侍那里打听到她的艺名叫驹子。果然,女子一本正经地瞧着他走过来。女子必定满脸通红,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岛村还没这么想,驹子已经连脖子都涨红了。她本可以背过脸去,却窘得垂下了视线,而且,当他走近时,她慢慢地把脸移向他那边去。
  岛村感到自己的脸颊好像也在发烧,正要疾步走过去,驹子却立刻追赶上来。
  “到这种地方,真难为情啊!”
  “要说难为情,我才难为情呢!你们那么一大堆人,吓得我不敢走过去。你们经常这样吗?”
  “是啊,吃过了午饭常常是这样。”
  “你这样红着脸,嘎达嘎达地追上来,不是更难为情吗?”
  “那倒无所谓。”
  驹子断然说过之后,脸颊又飞红起来,就地停下脚步,攀住路旁的柿子树。
展开
目录

雪国
湖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