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出版时间 :
古典今译
0.00     定价 ¥ 38.00
浙江图书馆信阅
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ISBN:
    9787506398794
  • 作      者:
    余秋雨
  • 出 版 社 :
    作家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8-06-01
收藏
编辑推荐

古典今译,不仅仅是技术性的语文转换。

而是用现代诗意接通了古代诗意,让古代经典重新焕发出了美学活力。


展开
作者简介

余秋雨先生是中国当代著名的文化学者和杰出的散文家。他的《文化苦旅》、《霜冷长河》、《千年一叹》、《行者无疆》和《借我一生》等散文凭借丰厚的文史知识功底、深刻的思考和诗意的文辞指引读者泛舟于千年文明长河之中,不但揭示了中国文化深厚的内涵,更以独创性“文化大散文”文体为中国当代散文开辟了新路,克服了流行的“名士散文”、“沙龙散文”“小资散文”、“文艺散文”、“公知散文”、“愤青散文”的流弊,以卓尔不群的品质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拥有了不可替代的地位。


展开
内容介绍

《古典今译》是余秋雨先生2018年授权作家出版社的又一部散文力作。书中余先生将中国古代历史上十篇风格迥异的古典美文,以词美意达、文气饱满的文字翻译成现代散文。这其中有屈原、庄子、司马迁、陶渊明、韩愈、柳宗元、苏东坡等大家喜爱和熟悉的作家和作品。

余先生在译文中,不拘泥于具体词汇、句式的对应,重在气质接近、气韵相合,达到了与古人心灵相通、精神交融的境界,读来有美感洋溢、酣畅淋漓之感。

余秋雨先生说:“我非常看重古典今译在今天‘当下阅读’品质的体现,也就是希望广大读者忘记年代、忘记典故、忘记古语,只当作现代美文来畅然享受。”

《古典今译》是余秋雨先生在散文创作中又一新的试验,这个试验不仅仅是为了给读者看,而是让当代文学和古代文学有一个非常微妙的对接。古代的美丽语言和当代的美丽语言,经过时空跨越,遥相呼应,搭建起一座阅读桥梁。

《古典今译》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今译,第二部分原文,第三部分是书法。

第三部分的书法,也就是余秋雨先生本人书写《离骚》、《逍遥游》和《赤壁赋》的墨迹。由于整个墨迹实在太长,本书虽然是缩印,却也只能是局部呈现。

《古典今译》包含十篇久负盛名的古典诗文:《离骚》《逍遥游》《报任安书》《兰亭序》《归去来辞》《送李愿归盘谷序》《愚溪诗序》《秋声赋》《前赤壁赋》《后赤壁赋》。


展开
精彩书摘

 

今译

离 骚

原著  屈 原

 

我是谁?

来自何方?

为何流浪?

我是古代君王高阳氏的后裔,父亲的名字叫伯庸。我出生在寅年寅月庚寅那一天,父亲一看日子很正,就给我取了个好名叫正则,又加了一个字叫灵均。我既然拥有先天的美质,那就要重视后天的修养。于是我披挂了江蓠和香芷,又把秋兰佩结在身上。

天天就像赶不及,唯恐年岁太匆促。早晨到山坡摘取木兰,傍晚到洲渚采撷宿莽。日月匆匆留不住,春去秋来不停步。我只见草木凋零,我只怕美人迟暮。何不趁着盛年远离污浊,何不改一改眼下的法度?那就骑上骏马驰骋吧,我愿率先开路。

 

古代三王德行纯粹,众多贤良聚集周旁:申椒和菌桂交错杂陈,蕙草和香芷联结成行。遥想尧舜耿介坦荡,选定正道一路顺畅;相反桀纣步履困窘,想走捷径而陷于猖狂。现在那些党人苟且偷安,走的道路幽昧而荒唐。我并不是害怕自身遭殃,而只是恐惧国家败亡。我忙忙碌碌奔走先后,希望君王能效法先王。但是君王不体察我的一片真情,反而听信谗言而怒发殿堂。我当然知道忠直为患,但即便隐忍也心中难放。我指九天为证,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的君王!

 

说好了黄昏时分见面,却为何半道改变路程?既然已经与我约定,却为何反悔而有了别心?我并不难以与你离别,只伤心你数次变更。

我已经栽植了九畹兰花,百亩蕙草。还种下了几垄留夷和揭车,杜衡和芳芷。只盼它们枝叶峻茂,到时候我来收摘。万一萎谢了也不要紧,怕只怕整个芳苑全然变质,让我哀伤。

众人为什么争夺得如此贪婪,永不满足总在索取。又喜欢用自己的标尺衡量别人,凭空生出那么多嫉妒。看四周大家都在奔跑追逐,这绝非我心中所需。我唯恐渐渐老之将至,来不及修名立身就把此生虚度。

早晨喝几口木兰的清露,晚上吃一把秋菊的残朵。只要内心美好坚定,即便是面黄肌瘦也不觉其苦。我拿着木根系上白芷,再把薜荔花蕊串在一起,又将蕙草缠上菌桂,搓成一条长长的绳索。我要追寻古贤,绝不服从世俗。虽不能见容于今人,也要走古代贤者彭咸遗留的道路。

 

我擦着眼泪长叹,哀伤人生多艰。我虽然喜好修饰,也知道严于检点。但早晨刚刚进谏,傍晚就丢了官位。既责备我佩戴蕙草,又怪罪我手持白芷。然而,只要我内心喜欢,哪怕九死也不会后悔。

只抱怨君王无思无虑,总不能理解别人心绪。众女嫉妒我的美色,便造谣说我淫荡无度。时俗历来投机取巧,背弃规矩进退失据。颠倒是非追慕邪曲,争把阿谀当作制度。我抑郁烦闷心神不定,一再自问为何独独困于此时此处。我宁肯溘死而远离,也不忍作态如许。

鹰雀不能合群,自古就是殊途。方圆岂可重叠,相安怎能异路。屈心而抑志,只能忍耻而含辱。保持清白而死于直道,本为前代圣贤厚嘱。

 

我后悔没有看清道路,伫立良久决定回去。掉转车舆回到原路吧,赶快走出这短短的迷途。且让我的马在兰皋漫步,再到椒丘暂时驻足。既然进身不得反而获咎,那就不如退将下来,换上以前的衣服。

把荷叶制成上衣,把芙蓉集成下裳。无人赏识就由它去,只要我内心依然芬芳。高高的帽子耸在头顶,长长的佩带束在身上,芳香和汗渍交糅在一起,清白的品质毫无损伤。忽然回头远远眺望,我将去游观浩茫四荒。佩戴着缤纷的装饰,散发出阵阵清香。人世间各有所乐,我独爱修饰已经习以为常。即使是粉身碎骨,岂能因惩戒而
惊慌。

 

大姐着急地反复劝诫:“大禹的父亲鲧过于刚直而死于羽山之野,你如此博学又有修养,为何也要坚持得如此孤傲?人人身边都长满了野草,你为何偏偏洁身自好?民众不可能听你的解释,有谁能体察你的情操?世人都在勾勾搭搭,你为何独独不听劝告?”

 

听完大姐的劝诫我心烦闷,须向先圣求公正。渡过了沅湘再向南,我要找舜帝陈述一番。我说,大禹的后代夏启得到了乐曲《九辩》《九歌》,只知自纵自娱,不顾危难之局,终因儿子作乱而颠覆。后羿游玩过度,沉溺打猎,爱射大狐,淫乱之徒难有善终,那个寒浞就占了他的妻女。至于寒浞的儿子浇,强武好斗不加节制,终日欢娱,结果身首异处。夏桀一再违逆常理,怎能不与大祸遭遇。纣王行施酷刑,殷代因此难以长续。

相比之下,商汤、夏禹则虔恭有加。周朝的君王谨守大道,推举贤达,遵守规则,很少误差。皇天无私,看谁有德就帮助他。是啊,只有拥有圣哲的德行,才能拥有完整的天下。

瞻前而顾后,观人而察本,试问:谁能不义而可用?谁能不善而可行?我虽然面对危死,反省初心仍无一处悔恨。不愿为了别人的斧孔,来削凿自己的木柄,一个个前贤都为之牺牲。我嘘唏心中郁悒,哀叹生不逢辰,拿起柔软的蕙草来擦拭眼泪,那泪水早已打湿衣襟。

 

终于,我把衣衫铺在地上屈膝跪告:我已明白该走的正道,那就是驾龙乘风,飞上九霄。

 

清晨从苍梧出发,傍晚就到了昆仑。我想在这神山上稍稍停留,抬头一看已经暮色苍茫。太阳啊你慢点走,不要那么急迫地落向西边的崦嵫山。前面的路又长又远,我将上下而求索。

我在咸池饮马,又从神木扶桑上折下枝条,遮一遮刺目的光照,以便在天国逍遥。我要让月神作为先驱,让风神跟在后面,然后再去动员神鸟。我令凤凰日夜飞腾,我令云霓一路侍从,整个队伍分分合合,上上下下一片热闹。

终于到了天门,我请天帝的守卫把天门打开,但是,他却倚在门边冷眼相瞧。太阳已经落山,我扭结着幽兰等得苦恼。你看世事多么混浊,总让嫉妒把好事毁掉。

 

第二天黎明,渡过神河白水,登上高丘阆风。拴好马匹眺望,不禁涕泪涔涔:高丘上,没有看见女人。

我急忙从春宫折下一束琼枝佩戴在身,趁鲜花还未凋落,看能赠予哪一位佳人。我叫云师快快飞动,去寻访古帝伏羲的宓妃洛神。我解下佩带寄托心意,让臣子蹇修当个媒人。谁知事情离合不定,宓妃古怪地摇头拒人。说是晚上要到穷石居住,早晨要到洧盘濯发。仗着相貌如此乖张,整日游逛不懂礼节,我便转过头去另做寻访。

四极八方观察遍,我周游一圈下九霄。巍峨的瑶台在眼前,美女有娀氏已见着。我让鸩鸟去说媒,情况似乎并不好。鸣飞的雄鸠也可去,但又嫌它太轻佻。犹豫是否亲自去,又怕违礼被嘲笑。找到凤凰送聘礼,但晚了,古帝高辛已先到。

想去远方栖息却无处落脚,那就随意游荡逍遥。心中还有夏朝那家,两位姑娘都是姓姚。可惜媒人全都太笨,事情还是很不可靠。

人世混浊嫉贤妒才,大家习惯蔽美扬恶,结果谁也找不到美好。历代佳人虚无缥缈,贤明君主睡梦颠倒。我的情怀向谁倾诉?我又怎么忍耐到生命的终了?

 

拿起芳草竹片,请巫师灵氛为我占卜。

占问:“美美必合,谁不慕之?九州之大,难道只有这里才有佳人?”

卜答:“赶紧远逝,别再狐疑。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总是怀故土?”

是啊,世间昏暗又混乱,谁能真正了解我?人人好恶各不同,此间党人更异样:他们把艾草塞满腰间,却宣称不能把幽兰佩在身上;他们连草木的优劣也分不清,怎么能把美玉欣赏;他们把粪土填满了私囊,却嘲笑申椒没有芳香。

 

想要听从占卜,却又犹豫不定。正好巫咸要在夜间降临,我揣着花椒精米前去拜问。百神全都来了,几乎挤满天廷。九疑山的诸神也纷纷出迎,光芒闪耀显现威灵。

巫咸一见我,便告诉我很多有关吉利的事情。他说:勉力上下求索,寻找同道之人。连汤、禹也曾虔诚寻找,这才找到伊尹、皋陶来协调善政。只要内心真有修为,又何必去用媒人?传说奴隶傅岩筑墙,商王武丁充分信任;吕望曾经当街操刀,周文王却把他大大提升;宁戚叩击牛角讴歌,齐桓公请来让他辅政……

该庆幸的是年岁还轻,时光未老。怕只怕杜鹃过早鸣叫,使百花应声而凋,使荃蕙化而为茅。


展开
目录

目录

自 序     4

今 译     18

离骚  (原著) 屈原  19

逍遥游  (原著) 庄周  30

报任安书  (原著) 司马迁 38   

兰亭集序  (原著) 王羲之  49

归去来兮辞  (原著) 陶渊明  51

送李愿归盘谷序  (原著) 韩愈  53

愚溪诗序  (原著) 柳宗元  57

秋声赋  (原著) 欧阳修   60

前赤壁赋  (原著) 苏轼  63

后赤壁赋  (原著) 苏轼   66

本 文  68

离骚  69

逍遥游  92

报任安书  101

兰亭集序  114

归去来兮辞  117

送李愿归盘谷序  121

愚溪诗序  124

秋声赋  127

前赤壁赋  130

后赤壁赋  134

书 法  136

离骚(局部)  137

逍遥游(局部)  153

赤壁赋(局部)  165

附:余秋雨文化大事记             174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