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出版时间 :
肯·福莱特悬疑经典:三角谍战
0.00     定价 ¥ 59.90
浙江图书馆信阅
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ISBN:
    9787539962818
  • 作      者:
    [英]肯·福莱特
  • 译      者:
    胡允桓
  • 出 版 社 :
    江苏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8-06-01
收藏
编辑推荐

◆各国读者平均1个通宵读完!肯·福莱特经典悬疑作品。

◆肯·福莱特,爱伦·坡终身大师奖得主,他的重磅畅销小说《巨人的陨落》火速横扫欧美16国排行榜;登顶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小说畅销榜;登顶法国《书业周刊》年度畅销书榜;登顶西班牙《El mundo》畅销榜

◆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三角谍战》一出版,摩萨德情报局质问 “你怎么知道这个事件内幕的”。我想,我猜对了!”——肯·福莱特

◆从北非沙漠深处到西欧海上巨轮,三方间谍头目展开了一场殊死较量!肯·福莱特出色地还原了这个历史事件的每一处细节。——《华盛顿邮报》

◆毛骨悚然的追杀细节、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出其不意的结局反转......这个故事简直太精彩了!——《时代周刊》

◆真正的强大不是打败多少人,而是守护多少人!

◆《三角谍战》是一部比007系列更好看的谍战小说!——GoodReads 读者


展开
作者简介

肯·福莱特(Ken Follett,1949-)


爱伦·坡终身大师奖得主。
20部小说被译成33种语言,累计总销量已逾1.6亿册。

在欧美出版界,肯·福莱特这个名字就是畅销的保证。

1978年,他凭借悬疑小说《针眼》获得爱伦坡奖,声名鹊起,从此专职写作。2010年,获得国际惊悚悬疑大师奖。2013年,获得爱伦·坡终身大师奖。

一个拥有柏林墙的作家:柏林市政府为了感谢肯·福莱特写出《永恒的边缘》,送给他一块柏林墙。

一个铜像成为热门景点的作家:肯·福莱特等身铜像已成为西班牙维多利亚市的热门景点,书迷从世界各地赶来合影。

一个屡屡打破销售记录的作家:肯·福莱特的小说World  Without end上市10天就登顶了西班牙所有畅销排行榜。

一个拥有专属档案馆的作家:萨基诺谷州立大学为他建立了一座档案馆,那里存放着许多他的资料和手稿。

 

作者官方网站 https://ken-follett.com/


展开
内容介绍

在一场危机四伏的核弹制备竞赛中,以色列摩萨德的头号特工(绰号“海盗”),被委派找到并偷走200吨制核原料——浓缩铀矿。

然而对此垂涎已久的克格勃间谍头目、埃及双面特工在暗地里也开始了秘密追踪行动。至此,三方展开了一场与时间赛跑的“争核之战”……


展开
精彩书评

◆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三角谍战》一出版,摩萨德情报局质问 “你怎么知道这个事件内幕的”。我想,我猜对了!”

——肯·福莱特

 

◆从北非沙漠深处到西欧海上巨轮,三方间谍头目展开了一场殊死较量!肯·福莱特出色地还原了这个历史事件的每一处细节。

——《华盛顿邮报》

 

◆毛骨悚然的追杀细节、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出其不意的结局反转......这个故事简直太精彩了!

——《时代周刊》

 

◆《三角谍战》是一部比007系列更好看的谍战小说!

——GoodReads 读者

 

◆肯·福莱特是讲故事的天才!读者要做的就是一头扎进去,专心享受这次惊险的阅读之旅。                                                       

——彼得堡出版社

 


展开
精彩书摘

三角谍战 

 

楔子

 

有一次,只有这么一次,他们全都聚在了一起。

多年前,他们都还年轻的时候相聚过,那时候,这一切还没有发生,可惜那次聚会让往后的几十年都笼罩在阴影中。

确切地说,那是1947年11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大家都见了面——事实上,有几分钟他们还在同一个房间里。一些人当时就忘记了自己看到的面孔和从正式介绍中所听到的姓名。有些人实际上把那一整天忘得一干二净;而在21年以后,当那次聚会变得如此重要之时,他们不得不假装记忆犹新,瞥上一眼那些脏兮兮的照片,嘴里煞有介事地嘟囔着说:“啊,是啊,当然啦。”

早年的那次聚会是个巧合,但并不是令人惊叹的意外。他们都算是年轻有为,注定要在各自的国家里以不同的方式执掌权力,作出决定,促进变革。他们年轻的时候经常在牛津大学这类地方相会。何况,当这一切发生之后,那些没有从一开始就卷入其中的人,也恰恰因为他们曾与别的人在牛津有过一面之交,从而被牵扯进来。

然而,在当时,那看起来并非是什么历史性的聚会,不过是某处众多雪莉酒会中的其中一场而已(而且大学生们还会抱怨酒不够喝)。那只是一次无足轻重的偶然机会。是啊,差不多就是这样。

阿尔·科顿敲了敲门,在厅里等候一个死人来开门。

三年来,他对朋友已经死去的事实终于从怀疑变得确信。起先,科顿听说,纳特·狄克斯坦已经入狱。在战争快结束的时候,有关犹太人在纳粹集中营中的遭遇已经广为流传。之后,那些可怖的事实真相就公之于众了。

房门里边,一个鬼魂在地板上拖着一把椅子,慢步走过房间。

科顿猛然感到紧张起来。要是狄克斯坦残疾了、破相了,该怎么办?他要是精神失常了呢?科顿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对付残疾人或者疯子。他和狄克斯坦只是在1943年有那么几天走得比较近,可狄克斯坦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

门开了,科顿招呼说:“你好,纳特。”

狄克斯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后脸上绽出了笑意,用他那可笑的伦敦东区土腔说道:“天啊,好家伙!”

科顿也回报以微笑,心里踏实了下来。他们握了手,互相拍了拍后背,为了好玩,还冒出几句士兵的俚语,然后就进了屋。

狄克斯坦的住所位于城市一个破败地区的一栋旧房子里,天花板倒挺高。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按军队的样子收拾得很整齐;深色木头做的沉重的旧衣柜旁边有一张相配的梳妆台;小窗前还有一张桌子,上面堆满了书。科顿觉得屋子里显得很空荡。要是他不得不得住在这儿,他会把一些私人用品摆放出来,让房间看着像他的家:比如家庭照片、来自尼加拉瓜和迈阿密海滩的纪念品、读高中时的足球赛奖品。

狄克斯坦开口说:“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这就告诉你,可不容易啦。”科顿脱下他的军用外衣,放到窄窄的床上,“昨天花了我大半天呢。”他瞥见了房间里唯一的安乐椅。两个扶手怪模怪样地歪在两侧,一根弹簧从褪色的菊花图案的坐垫中戳了出来,一条断了的椅子腿被一个柏拉图戏剧道具的复制品顶替。“这能坐人吗?”

“士官军衔以上的人不成。不过……”

“反正他们也不算人。”

他俩哈哈大笑:那是一个旧日的玩笑。狄克斯坦从桌子下拉出一把弯木椅,摆放好。他把朋友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你发福了。”

科顿拍了拍稍稍隆起的肚皮:“我们在法兰克福过得不错。你复员了,可就错过了机会。”他身体前倾,压低了声音,仿佛他要说的话有点私密,“我捞了一笔钱。珠宝、瓷器、古董,全都是用香烟和肥皂换的。德国人饿着肚子呢。而且最妙的是,为了填饱肚子,女孩子什么事都肯做。”他往后靠去,等着对方会意的笑声,可是狄克斯坦只是直愣愣地盯着他的面孔。科顿有些发窘,便换了个话题:“你倒是没长什么肉。”

起初,他看到狄克斯坦毫发无损而且笑容依旧,总算感到宽慰,其实他没有仔细观察。此刻,他意识到,他的朋友岂止瘦弱,简直是营养不良。纳特·狄克斯坦一向矮小精干,可如今他看上去成了皮包骨头了。惨白的皮肤和塑料镜框后面的褐色大眼睛加深了这一印象。在袜口和裤脚之间露出的几英寸苍白的小腿就像火柴棍。四年前,狄克斯坦肤色微褐、肌肉饱满,像他脚上英军皮靴的皮底一样结实。科顿时常谈起他的英国伙伴,他总会说:“那个最野蛮、最卑鄙的混蛋,是他救了我一命,我可没跟你们胡说八道。”

“肥肉?那可没有。”狄克斯坦说,“这个国家还在实行严格的分配制,伙计。不过,我们还能凑合。”

“更糟糕的事情你都知道。”

狄克斯坦微微一笑。“而且也尝过。”


展开
目录

楔 子/001

 

第一章/019

开罗机场的播音系统发出门铃一般的响声。随后便分别用阿拉伯语、意大利语、法语和英语宣告,来自米兰的阿里塔利亚航班已经到达。陶菲克·马西里离开他在快餐桌的小桌,一路走向上层的观察台。

 

第二章/044

从加利利海刮来的阵阵冷风,吹得葡萄园里尘土飞扬。他俩并肩工作着:除草和松土。狄克斯坦已经脱掉了衬衣,只穿着短裤和凉鞋干着农活儿,他对烈日毫不在乎,只有生在城里的人才会。

 

第三章/067

狄克斯坦解决了一个问题,又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他本想弄清他能够到什么地方找到放射性物质的存储地,他如今有了答案。

 

第四章/087

他被发现了,要么在这里,要么在卢森堡,很可能是在卢森堡。发现他的人大概是亚瑟夫·哈桑——没有理由相信他不是间谍——或者是别人。

第五章/119

他在卢森堡的第一夜,就走进了迪克斯街上的那家颇为低调的夜总会。他独自坐在里边,啜饮着啤酒,等候“硬领”的到来。

 

第六章/145

他想不出岁月是否改变了他。他觉得并不太大。当时他始终是个惊弓之鸟,寻找着一处安身立命之地,如今他有了以色列作为避风港,但他未能在哪里藏身,反倒要出来捍卫那个国家。

 

第七章/171

大卫·罗斯托夫的血涌了上来,他激动难抑。他有了那种下棋时的感觉:当对方走了三四步形成一种定式时,他就会看出攻击会从何处而来,他又可以怎样扭转局面,予以击溃。

 

第八章/193

他在清晨六点钟醒来,一时间感到惊慌,不知自己身在何处。随后,他看到他头旁的枕头上是苏莎长长的棕色手掌,她如同一只小动物那样蜷身睡着,昨晚的情景一涌而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第九章/231

多年过去了,老朋友才得以见面,他们彼此一边寒暄,一边默默体察着各自的变化。但是阿尔·科顿的容貌变化最令人惊讶。

 

第十章/242

从某种意义上说,帕帕郭泊斯是最大的挑战,那是一个和狄克斯坦同样难以捉摸、同样强势、同样没有弱点的人。

 

第十一章/263

新叫的酒水送来了:罗斯托夫的伏特加,哈桑的杜松子酒。罗斯托夫很高兴哈桑积极响应了他的友善建议。他检验着烟灰缸里的纸灰,确认电文彻底烧光了。

 

第十二章/281

多年来,他一直是个欧洲的银行职员,住在卢森堡,有自己的汽车、电冰箱和电视机。可是此刻,突然之间,他脚穿便鞋,走在尘土飞扬的巴勒斯坦大路上:没有汽车,没有飞机,又成了阿拉伯人,成了他诞生的土地上的一个农民,一个二等公民。

 

第十三章/303

沃伦佐夫刚要开口,罗斯托夫抢先说:“我想让你告诉开罗方面一个打掩护的说法。”他对哈桑说,“我想让你们的人认为我们对阔帕列里号一无所知,我们只知道以色列人计划在地中海干些事情,我们还没弄清到底是什么。”

 

第十四章/330

苏莎要做的事就是给所有以色列大使馆打电话,给纳特·狄克斯坦留下口信。

 

第十五章/353

他在卧舱里脱掉外面的湿衣服,躺到了床上。他知道自己是不会睡的。明天的计划全都安排好了,没必要再去想一遍了,于是他就想着别的事情:做出世上最好的土豆球的母亲;长着世上最好的头脑的未婚妻;如今住在特拉维夫一家机构中的疯癫的父亲;他在这次任务完成后要用报酬购买的电磁录音机;他在海法的单元住房;他将要有的孩子,以及他们将如何在没有战争的安全的以色列成长。

 

第十六章/385

入夜后天气益发糟糕了。斯特罗姆堡号的船长说还没有遭到称作暴风雨的地步,可是雨下得瓢泼一般,狂风刮得一个钢质吊桶在甲板上咔咔乱响。巨浪迫使狄克斯坦只好紧紧抓住摩托艇里的板凳座位。

 

第十七章/402

随着打雷似的一声闷响,斯特罗姆堡号的中部眼看着下陷了。船上的油箱起了火,暴风雨的夜晚被直冲天际的火苗照亮。狄克斯坦瞅着如此巨大破坏的景象,暗自得意之中夹杂有几分忧心。斯特罗姆堡号开始下沉,起初比较缓慢,随后就越来越快了。船尾沉下海中,几秒钟之后船首继而下沉,船上的烟囱一时之间还翘在水面之上,如同一个溺水之人伸出的一只手臂,随后便不见了。

 

第十八章/422

突然之间,他感到了生存的欲望。那种嗜血的劲头已经消失:他不再对消灭敌人、打败罗斯托夫、挫败突击队的阴谋或者智胜埃及的情报机关感兴趣。他只想找到苏莎,想带她回家,与她共享余生。他害怕会死。

 

尾 声/432

婴儿和父母一样个头矮小。刚一露头就张嘴大叫。狄克斯坦的目光变得湿润模糊起来。他托着婴儿的头,查看脐带没有绕着脖子,说道:“就快出来了,苏莎。”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