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出版时间 :
挪威的森林(30周年纪念版)
0.00     定价 ¥ 38.00
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信阅
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ISBN:
    9787532776771
  • 作      者:
    [日]村上春树
  • 译      者:
    林少华
  • 出 版 社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7-12-01
收藏
编辑推荐

  2月5日至3月5日预售期间购《刺杀骑士团长》即赠新版《挪威的森林》一册。

    2018年上海译文新版《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著名小说,不朽的青春文学名作。

    村上春树影响几代读者的畅销名作。离乡背井的大学生在两个少女间的徘徊。彻头彻尾的现实笔法,特有的感伤和孤独气氛,回顾逝去的风景。

展开
作者简介

  村上春树(1949- ),日本当代作家。京都府人。早稻田大学文学部毕业。主要著作有《挪威的森林》、《寻羊冒险记》、《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舞!舞!舞!》、《奇鸟行状录》、《海边的拉夫卡》、《天黑以后》等。作品真实反映当代日本都市人群的生活、心理,风格洗练,富于想象力,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深刻的社会批评精神,在世界各地影响广泛,因其笔下人物与我国改革开放后的都市青年群体有着共通之处,故尤其能够得到青年阅读层的喜爱和共鸣。

展开
内容介绍

  本书是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描写背井离乡的大学生渡边,爱上了一个忧郁深情的同乡少女直子,同时又被一个热情奔放的本地少女绿子所吸引,在两个少女之间徘徊,最终直子不堪忧郁自杀,渡边和绿子走到了一起。作品表现了初涉人世的年轻人的独特爱情观,是一部感人至深的青春小说,也是作者的名作。

展开
精彩书摘

  我说看见了。
  “以前建筑物只有那一座,把患者集中在那里集体疗养来着。说起事情的原委么,是这样的:那人的儿子同样有精神病倾向,专科医生便劝其进行集体疗养。那位医生的理论是,在远离人烟的地方大家互助互爱,同时从事体力劳动,医生也参加,提出建议,检查症状,从而使某种病得到彻底治疗。这里就是这样创办的,后来规模逐渐扩大,成了法人。农场也扩展了,五年前又建了这座主楼。”
  “治疗是有效果的喽?”
  “呃,当然不可能包治百病,治不好的人还是为数不少的。但另一方面,确实也有很多在其他地方不行的人从这里康复出院。这里最大的好处在于大家互相帮助。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不健全,因此都想互相帮助。而其他地方不是这样。遗憾的是,其他地方,医生始终是医生,患者一直是患者,患者求助于医生,医生给患者以帮助。但这里却是互相帮助,互相引以为鉴。而且医生是我们的同伴,在旁边一发现我们需要什么,就赶紧过来帮忙。有时候我们也帮他们忙,因为在某种情况下我们是强过他们的。例如我就教一个医生弹钢琴,有个患者教护士学法语,就是这样。得我们这种病的人,有不少入学有专长,所以在这里我们都一律平等,无论患者还是工作人员,你也在内。你在这儿的时间里就是我们当中的一员,我帮助你,你也帮助我。”玲子和蔼地牵动脸上的皱纹,笑道,“你帮助直子,直子也帮助你。”
  “我怎么做才好呢,具体的?”
  “首先你要有帮助对方的愿望,同时也要有请别人帮助自己的心情。其次要诚实,花言巧语、文过饰非、弄虚作假都是要不得的。只这样就可以了。”
  “努力就是。”我说,“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待七年呢?听你这么多话,我不觉得里面有什么不正常的。”
  “这是白天,”她做出愁苦的样子,“到夜晚可就大变样了。一到夜晚,我就流着口水,在地板上团团打滚。”
  “真的?”我问。
  “骗你,怎么可能呢。”她边说边难以置信似的摇着头,“我已经恢复了,现在。我留在这里,只是因为喜欢帮助各种各样的人也恢复健康。教音乐,种蔬菜,我喜欢这儿。大家都像朋友一样。相比之下,外面的世界又有什么呢?我今年三十八,眼看四十了,和直子不一样。我就算从这里出去了,也没有等待我的人,没有接受我的家,没有像样的工作,又几乎没有朋友。再说我来这里已经七年,世上的事,早就一无所知了。当然,有时也在图书室看看报,但这七年时间里我一步也没离过这里呀!即使现在出去,也不知如何是好啊!”
  “也许会有新的世界在你面前展开的。”我说,“试一试的价值总还是有的吧?”
  “这——或许。”说着,她把打火机在手心里翻来覆去转动了半天,“可是,渡边君,我也有我的具体情况。要是你愿意,下次慢慢讲给你听。”我点点头。
  “那么,直子好转了?”
  “嗯,我是这样看的。刚来的时候头脑相当没条理,我们都不知会怎么样,有些担心。但现在已安稳下来,讲话也比以前强多了,可以表达自己想要说的内容……可以说,确实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不过,那孩子真该更早些接受治疗。在她身上,从那个叫木月的男朋友死时就已开始出现症状,况且对这点家里人该看得出来,她本人也该知道。也有家庭背景……”
  “家庭背景?”我一惊,反问道。
  “哎哟,你还不知道?”玲子比我还要吃惊。
  我默默摇头。
  “那么直接问直子好了,还是那样好些。那孩子会老实告诉你一切的,她有这个心思。”玲子又拿小勺搅拌咖啡,啜了一口,“此外,这里有条规定,我想还是一开始就挑明为好,就是禁止你同直子两人单独在一起。这是守则,外面的人同会面对象不能独处。因此,经常有监察员——实际上就是我——不离左右。我也觉得难为情,只好请你忍耐一下,好吗?”
  “好的。”我笑道。
  “不过别有什么顾虑,两人尽管敞开说。别把我在旁边放在心上。你同直子之间的事,我全部晓得。”
  ……

展开
目录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