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出版时间 :
局外人
0.00     定价 ¥ 22.80
浙江图书馆信阅
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ISBN:
    9787511364753
  • 作      者:
    [法]阿尔贝·加缪
  • 译      者:
    馨文
  • 出 版 社 :
    中国华侨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7-02-01
收藏
编辑推荐

  ★《局外人》1942年发表,195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

  ★《局外人》是法国作家加缪的成名作和代表作之一,同时也是存在主义文学的杰出作品。

  ★本文以深邃的现代哲理内涵与精练的古典风格,堪称20世纪整个西方文坛具有划时代意义著名小说之一。

  ★主人公默尔索意识到了荒诞,并反抗荒诞,可他没有意识到人性的荒诞在于人受限于世界,不可能逃脱世界,导致自我毁灭;,本书是一部经典、理性之作,为荒诞及反荒诞而作。

  ★《局外人》的社会意义在于对荒谬现实的深刻揭示,倾注了加缪关于人与人、人与世界的哲学思考。“局外人”也由此成为整个西方文学-哲学中经典的人物形象和重要的关键词之一。

展开
作者简介

  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1913—1960),法国声名卓着的小说家、散文家和剧作家, 1957年因“热情而冷静地阐明了当代向人类良知提出的种种问题”而获诺贝尔文学奖,是当时年轻的诺奖获奖作家之一。加缪在他的小说、戏剧、随笔和论着中深刻地揭示出人在异己的世界中的孤独、个人与自身的日益异化,以及罪恶和死亡的不可避免,但他在揭示出世界的荒诞的同时却并不绝望和颓丧,他主张要在荒诞中奋起反抗,在绝望中坚持真理和正义,他为世人指出了一条基督教和马克思主义以外的自由人道主义道路。成名作、代表作《局外人》也一再重版,印数突破千万册。其主要代表作有《卡里古拉》、《局外人》、《西西弗的神话》、《鼠疫》等。。


  译者:

  馨文,女,研究生学历,有深厚的知识底蕴,尤其热爱有着“世界上优美的语言”之称的法语。2005年起,开始尝试文学创作,十余年来笔耕不辍,已经出版多部著作。

展开
内容介绍

  ★《局外人》记述了一个小人物,被司法机关“妖魔化”,深刻地讽刺了现代法律的虚伪和愚弄的实质。该书以一种客观记录式的“零度风格”,粗线条地描述了主人公默尔索在荒缪的世界中经历的种种事情,以及自身的荒诞体验。

  ★明确阐述了存在主义的重要命题:现代生活中人类社会的荒诞和陌生感导致个体的绝望与虚无。以一个小职员的真切感受揭示出了现代司法过程中的悖谬,深刻地讽刺了现代法律的虚伪和愚弄的实质。

  ★1957年,因“通过一个存在主义者对世界荒诞性的透视而表现了自由、正义和死亡等有关人类存在的基本的问题”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强调“上帝死了,人还要活着”。创作主题从荒诞走向了反抗,面对荒诞、失衡、混乱的世界,人不仅要活下去,更要活出价值和意义。

  经典语录:

  ◎一个人即使只生活过一天,他也可以在监狱里待上一百年而不至于难以度日,他有足够的东西可供回忆,绝不会感到烦闷无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愉快。——加缪《局外人》

  ◎生存的无奈,在于精神往往和肉体分裂,人和社会的背离,生之无限渴望和死亡无限逼近的矛盾,于是生存有时候就很荒诞。——加缪《局外人》

  ◎当我想摆脱一个我不愿意听他说话的人时,我就作出赞同的样子。——加缪《局外人》

  ◎人的性格到行为之间,存在一个断崖。——加缪《局外人》

  ◎我们活在社会,必须接受传统的价值观,如感情,爱情,事业,金钱等等。我们不能不遵守约定的风俗习惯,譬如母亲下葬时候要恸哭,娶一个女人时候要说"我爱你",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但是,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背离这一切,那么无疑就成为社会这个"局"外面的人,最终被社会抛弃。——加缪《局外人》


展开
精彩书评

  ★这是从战后混乱中冒出来的少有的文学之声,充满既和谐又有分寸的人道主义声音。

  ——纽约时报

  ★阿尔贝·加缪作作为一个艺术家和道德家,通过一个存在主义者对世界荒诞性的透视,形象地体现了现代人的道德良知,戏剧性地表现了自由、正义和死亡等有关人类存在的最基本的问题。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

  ★他的重要文学创作以明彻的认真态度阐明了我们这个时代人类良知的问题。

  ——瑞典文学院

  ★他有着一颗不停地探求和思索的灵魂。

  ——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

  ★卡夫卡唤起的是怜悯和恐惧,乔伊斯唤起的是钦佩,普鲁斯特和安德烈·纪德唤起的是敬意,但除了加缪以外,我想不起还有其他现代作家能唤起爱。

  ——苏珊·桑塔格

  ★他在二十世纪顶住了历史潮流,独自继承着源远流长的醒世文学,他怀着顽强、严格、纯洁、肃穆、热情的人道主义,向当今时代的种种粗俗丑陋发起了胜负难卜的宣战。

  ——萨特

  ★出现在历史的环节上完美而富有意义的作品……它表明了一种决裂,代表着一种新的情感,没有人对它持反对态度,所有的人都被它征服了,几乎爱恋上了它。

  ——罗兰·巴特

  ★无所谓善恶,无所谓道德不道德,这种范畴对他不适用。作者为主角保留了“荒谬”这个词,也就是说,主角属于极为特殊的类型。

  ——保罗·萨特

展开
精彩书摘

  【局外人】

  身陷囹圄的我已经被连续讯问过数次,每次审讯都很短暂,讯问的也都是与我的身份相关的问题。首次讯问的地点是警局,好像没有谁对我的案子感兴趣。八天后,预审法官到了,他对我很好奇,细细地打量了我很久,可讯问开始时,他问的依旧是姓名、职业、生辰、出生地、住址等,千篇一律的开场白。之后,他问我找过律师没有。我回答说没有,还询问他是不是必须得找个律师。“您为什么这么问?”他问我。我说我觉得我的案子并不复杂。他笑了笑:“这是您的意见,但这和请不请律师无关。若您不想自己请,我可以给您派一位。”司法机关居然连这样的细节都关注,这让我觉得格外方便。我向预审法官陈述了我的想法,他觉得我说得没错,律法真的很完善。

  他接待我的房间挂着窗帘,起初,我并没有慎重地对待他,他让我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桌上有一盏灯,灯光将我照亮,他却在阴影之中安坐。类似的情景,我曾在书中读到过,以我之见,种种司法程序就仿佛是游戏一场。在问讯完毕后,我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他长得很秀气,高高的鼻梁,蓝色的眸,挺拔的身躯,唇上微微有些灰色胡茬,白发浓密。他给我的感觉十分亲切,也很讲道理,尽管他的脸会间歇性地抽搐,嘴唇也会因抽搐而被扯动。离开时,我甚至产生了与他握手的冲动,可我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是个杀人犯。

  次日,我在狱中见到了一位来探视的律师。他很年轻,身材矮小,胖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因为酷热,我没有穿外衣,他却身着深色套装,黑白条的领带系在硬硬的衬衣领子上更显怪异。一个公文包被他夹在腋下,在自我介绍之前,他将它放在了我床上。他说他仔细阅读过我的卷宗,这是个很棘手的案子,可如果我能信任他,他依旧有把握胜诉。我对他表达了我的谢意。“现在,我们谈谈正事。”他说。

  坐在我床上的他告诉我,他们已经对我的个人情况做了调查,知道前段时间我的母亲在养老院中逝世。预审推事们专程去了马朗戈,调查得知,在母亲下葬的那天,我表现得多么无动于衷。“请原谅,虽然难以启齿,但事关重大,我不得不对您进行询问,若我无法就此做出解释,它将成为您被起诉的依据,非常重要的依据。”律师说。他希望能够在我的协助下对那日的情景进行了解。他询问我,那个时候,我内心是否悲伤。他的问题让我倍感讶异,我觉得如果换作我来询问,我一定不会问出如此令人难堪的问题,但我依旧给了答案,我说回忆过去对我来说很是艰难,所以我也无法提供什么情况给他。我爱我的母亲,这毋庸置疑,可这很难证明些什么。每一个身心健全的人都曾对自己挚爱之人的逝去有过期待,或多或少。说到这儿,我的话被一脸焦躁的律师打断了。他希望我在法庭上、在预审法官面前都不要这么说,他希望我做出保证。我和他解释,我的情感常常会被生理需求干扰,这是我的天性。母亲下葬那天,我很累,昏昏欲睡,所以我无法领会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所代表的含义。我能肯定,母亲的逝世是我绝对不想看到的。但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律师开怀,他说:“只说这些远远不够。”

  他沉吟片刻,问我可不可以说当天我很悲伤,只是努力将情绪控制住了。我说不可以,我不撒谎。他看了我一眼,眼神很怪异,似乎已经有些不喜欢我了。他以一种不带丝毫善意的语气告诉我,不管怎样,养老院的院长都会和其他相关人员一起,以证人的身份出庭,对当日的情况进行陈述,那会让我无比尴尬。我提醒他,葬礼当天的事情和我现在的案子没有任何关联。他却说,我从未与司法部门打过交道,这很明显。

  他气冲冲地离开了。我很想叫住他,告诉他我渴盼得到的并非强有力的辩护,而是他的怜悯,若有可能,我希望他的辩护是合理的、自然而然的。尤其是,我让他觉得别扭了,我能察觉到。他有些厌恶我,他一点儿都不理解我。我非常希望能告诉他,我和大伙没什么不同,真的没什么不同。可事实上说这些用处不大,并且,我也不想浪费口水。

  没过多久,我又见到了预审法官。这一次见面是在他那挂着纱帘的、敞亮的办公室,时间为下午两点。天很热,他请我坐下,很礼貌地通知我,我的律师临时有事不能过来了,但我有在他提问之后保持缄默的权利,也有权在律师到来之后才做出解答。我说我自己就能给出答案。桌子上有一个电子按钮,他轻轻按了一下,一位年轻的书记员走了进来,坐在我身后。

  预审法官端坐于椅子上,我也是,讯问正式开始。他说在他人的印象中我不爱说话、性格孤僻,他想知道我对此有什么看法。我说:“因为在我看来说什么都是不值当的,所以我不开口。”和上次一样,他微微一笑,对这个理由表示认同,认为它是最理想的,但他又立即作了补充:“但是,这事无足轻重。”稍作沉默之后,他凝视着我,陡然挺直了身子,急速地说:“我对您本人更感兴趣。”他这话让我有些迷糊,也就没吭声。他继续说:“您的部分行为让我难以理解。我想在您的帮助下我能将它们弄明白。”我回答说这一切并不复杂。他要求我对当天枪杀的情形进行复述。我向他做了讲述,像上次和他讲过的一样:雷蒙、游泳、海滩、斗殴,再是海滩、泉水、阳光、五次枪击。在我叙述的时候,他一直说好,当我说到尸体在地上躺卧时,他说很好,像是在确定什么。而反反复复地讲述这件事,则让我感到无比厌烦,我觉得我从来都没有讲过这么多的话。

  ……

展开
目录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