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出版时间 :
老人与海(经典盒装版,附赠英文原版)
0.00     定价 ¥ 29.80
浙江图书馆信阅
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ISBN:
    9787543054301
  • 作      者:
    [美]海明威
  • 译      者:
    陈加雒
  • 出 版 社 :
    武汉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4-06-01
收藏
作者简介

  欧内斯特·海明威( 1899年—1961年),美国小说家,生于美国芝加哥市郊橡胶园小镇,是美利坚民族的精神丰碑。1954年(第五十四届)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新闻体”小说的创始人。
  海明威一生创作了许多经典作品。短篇小说集《没有女人的男人》和《胜者无所得》塑造了不惧危难、视死如归的“硬汉性格”,确立了他短篇小说大师的地位;而以他在战场的经历为背景所描写的长篇反战小说《永别了,武器》和《丧钟为谁而鸣》,也被誉为现代世界文学名著;中篇小说《老人与海》中所彰显的顽强拼搏的硬汉精神,更是让此书获得普利策奖,并为他此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其他作品如《死在午后》、《非洲的青山》、《有的和没有的》、《过河入林》等也堪称经典。
   1961年7月2日,海明威用自己的猎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约翰·肯尼迪总统唁电:“几乎没有哪个美国人比欧内斯特·海明威对美国人民的感情和态度产生过更大的影响。”

展开
内容介绍

  《老人与海(新修订,经典盒装版)》所塑造的“硬汉”形象圣地亚哥是海明威所崇尚的完美的人的象征,他坚强、宽厚、乐观、充满自信、热爱生活,即使在人生的角斗场上失败了,面对不可逆转的命运,他仍然是精神上的强者。这一形象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也是本书经久不衰的一个重要原因。
  与其说本书是一部情节小说,不如说它是一部寓言小说,因为书中形象极具象征意义。大马林鱼象征人生的理想,而不断吞噬着马林鱼的鲨鱼则是阻止人们达到理想境界的各种破坏性恶势力的象征;大海这一形象在文中起着重要作用,它象征着人生的搏斗场,是人类社会的剪影;不断在老人梦中出现的狮子,则是仇视邪恶,具有搏击精神,能创造奇迹的象征。
  《老人与海(全新修订,经典盒装版)》在结构和艺术手法上也颇具特色。采用纵式结构,把一系列情节的发展按自然的时空顺序安排在四天时间内进行;轮辐式布局使得线索清晰明了、中心集中突出、故事简洁明快;缓急相间的叙事节奏使读者的情绪随情节的发展而起伏,让读者能更深刻地融入到故事中。本书的前后照应也是相当完美,故事开头,老人独自一人住在海边一座简陋的茅棚里,故事的结尾,他独自驾着小船又回到了海边。
  《老人与海(全新修订,经典盒装版)》是海明威生前发表的最后一部小说,也是他“这一辈子所能写得很好的一部作品!”为了延续经典,也为了带给读者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方便读者阅读、使用、收藏,出版方特意选用优质纸张印刷,并采用经典盒装,随书附赠英文原版,因此本书是绝对不容错过的经典。

展开
精彩书评

  ★《老人与海》是一首田园诗,大海就是大海,不是拜伦式的,不是麦尔维尔式的,好比荷马的手笔:行文又沉着又动人,犹如荷马的诗。真正的艺术家既不象征化,也不寓言化——海明威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但是任何一部真正的艺术品都能散发出象征和寓言的意味,这一部短小但并不渺小的杰作也是如此。
  ——美国艺术史家 贝瑞孙
  
  ★因为他精通于叙事艺术,突出地表现在其近著《老人与海》之中,同时也因为他对当代文体风格的影响。
  ——诺贝尔颁奖词
  
  ★《老人与海》是一部异常有力、无比简洁的作品,具有一种无可抗拒的美。
  ——瑞典文学院院士 霍尔斯陶

展开
精彩书摘

  天将黑未黑的时候,小船穿过一大片马尾藻,马尾藻在几乎没有海浪的海面上不停地摇摆着,就好像在黄色毯子的覆盖下,大海在同什么东西交配着似的。这时,有条鲯鳅上了那根细钓线上的钩。他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它的模样仿佛被最后一道阳光刷上了一道金色,并且蜷着身子气急败坏地乱扑乱打。惊慌失措中,像玩杂技表演般一次次跳出水面。而他,则不慌不忙地回到船艄蹲下,用右手和右臂将粗钓线紧紧抓住,用左手使劲儿把鲯鳅拽上船,光着的左脚紧紧地一点一点踩住收回来的钓丝。终于,这条金光闪闪并隐映着暗紫色斑纹的鱼被拉到船艄边,它对自己的生命大约不抱希望了,但仍然乱窜乱跳,老人探身将它拎到船艄。被钓钩钩住的鱼嘴猛烈抽搐着,速度急促地一上一下地咬着钓钩,同时,变长的身子连同脑袋和尾巴一同用力地击打着船板,直到他用木棍猛击了一下它那金光闪闪的脑袋,它才抽搐了一下便安静了。  老人把鱼嘴里的钓钩拔了出来,重新做了一个沙丁鱼的饵,顺手扔到海里。随后便慢慢地将身体挪回到船头。他洗了洗左手,在裤子上擦擦。然后,他把右手中的粗钓线换到了左手,又在海水里洗了洗右手,看着太阳掉到大海的腹中,看着粗粗的钓线斜斜地插在水中。  “这鱼仍旧没有改变,还是一样。”他说着,同时观察着海水拍打在手上的样子,他感到船游走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  “我把这两根桨交叉着绑到船艄,这么一来,它非得在夜里慢下来不可,”他说,“它能熬夜,我也可以。”  “待会儿我就把这鲯鳅开膛,否则鲜血就全流失了,”他想,“我晚一会儿再做,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扎好双桨,拖在水里来增加它的阻力。现在最好让鱼儿安静地待会儿,太阳落山的时候不要过多地去打扰它。在太阳落山的时候,不论是什么鱼,都会非常难熬的。”  他举起手来待它慢慢晾干,随后紧紧抓住钓线,身子靠在木船舷上,尽可能地放松,任由自己被拖着往前走,如此一来,船就承担了同自己一样大的拉力,甚至更大一些。  “我开始明白该怎么做了,”他想,“至少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别忘了,自打它上钩以来还没再吃过东西,况且它又是个很能吃的庞然大物。而我已经吃掉了整整一条金枪鱼,明天我将把那条‘黄金’吃掉——他把鲯鳅称作‘黄金’。或许开膛的时候我就得吃上一点儿,它比金枪鱼可要难吃多了。当然话说回来,做什么事是容易的呢?”  “鱼儿,你感觉如何?”他大声说道,“我感觉很不赖,我不仅左手得到了恢复,还有足够一宿和明天白天吃的食物。鱼啊,你就拽着船走吧!”  其实他过得也不是那么好,因为背上钓线拉扯的疼痛已经不再是普通的疼痛,而是一种令他担忧的发麻的感觉。“不过,比这更坏的情况我也是经历过的,”他想,“我只不过是一只手被划破了一点儿,另一只手已不再抽筋了,我的双腿还很好使,何况在占有食物方面我可得意得多啦。”  ……

展开
目录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