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甜蜜之家
0.00     定价 ¥ 48.0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浙江新华配书)
此书还可采购11本,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配送范围:
    浙江省内
  • ISBN:
    9787559448927
  • 作      者:
    作者:殳俏|责编:王青
  • 出 版 社 :
    江苏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21-04-01
收藏
作者简介
  
  殳俏,1980年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吴兴,作家、编剧、媒体人。毕业于复旦大学,曾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医学史硕士。早年以创立"悦食中国"知名,任《悦食Epicure》杂志出版人、主编,纪录片《悦食中国》制片人。她曾为《三联生活周刊》《城市画报》《周末画报》等多家报刊开设专栏多年,撰写的文章拥有众多拥趸。先后出版长篇小说《开往高丽的慢船》,译作《带着鲑鱼去旅行》,杂文集《人和食物是平等的》《贪食纪》《元气糖》《吃、吃的笑》等。2008年,其短篇小说《双食记》被改编为同名电影。
  《甜蜜之家》是殳俏时隔多年创作的中篇小说,由其亲自担任编剧的电影《秘密访客》将于2021年5月1日正式公映。


展开
内容介绍
  
  汪楚瞳和汪楚祺是同学眼中的完美姐弟,拥有显赫的家世,优雅的父母,衣食无忧的生活。外人却不知,汪家每个礼拜六的家庭日,围聚在餐桌前的除了甜蜜的四口之家,还有一位住在地下室的神秘客人。他们就这样平静又古怪地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多年。直到记忆之门被人悄悄开启,往事重新浮现,一桩桩怪事也随之而来,令这个原本和谐的家庭不再平静……


展开
精彩书评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真相,那真相,是否还是真相?
  --《摩天大楼》《记忆大师》《秘密访客》导演陈正道

展开
精彩书摘
  
  在雪糕店买了一支奶油红豆味的冰棍之后,我被迫回家。
  一整个下午在河边写生,我都没起过身,也没看过手表。但就在忽然很想吃一支奶油红豆冰棍的时候,我走去那间小店,小店墙壁上挂着的一口老旧的钟提醒着,五点十分了。
  父亲规定五点半必须到家。
  我希望自己有点反叛精神,哪怕只是一点点,那种存在于潜意识中的反叛,会让人在河边更集中精神画画,以至于忘了时间之类的。
  我不可能成为更好的画家,且我的生物钟也是逆来顺受的。
  五点十分,自动起身,一边在小店买了冰棍,一边慢吞吞走路回家。
  走过那排小吃店的瞬间,我余光瞥见楚祺从一条小巷子里拐了出来,货真价实的一瘸一拐。
  我假装没看到他,加快速度向前走,手里则紧紧攥着我的奶油红豆冰棍。
  "喂,姐姐。"
  他在后面叫,显然是吃力地加快了步伐。
  "哦。"
  我微微回了一下头,不得已放慢了脚步。
  楚祺穿着整齐的白衬衫,提着看上去很沉的乐器箱子,背着乐谱包。
  每个礼拜六下午,我去写生,他去上小号课。两个地点离 家都不远,父亲就没派司机接送我们。哪怕是对瘸了一条腿的 楚祺,父亲的意思也是"这点距离就该自己走走"。
  "小号课怎么样?"
  "还可以。"
  他的一绺头发挂在前额上,让我很想拨弄一下。
  "你的写生呢?"
  他体贴的目光聚拢在我脸上,让我下意识地把眼神挪开。
  "哦,也还可以。"
  "你已经饿了?"
  "没有啊。"
  "那你怎么吃冰棍啊?"
  "哦,那一家的好吃。"
  他没话找话地问,我则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两人拖着步 子上了一个坡,就看到了家的外沿,绿荫掩映下的高高的水泥围墙。
  一对在外人看来相貌平平的姐弟,却住在如此虚张声势的 深宅大院里。这样的事情,直到我上中学之后才觉得别扭。

  "汪楚瞳,你们家真的住在水园街49号?"
  "嗯。"
  "哇,那你们家该是多有钱!"
  "还好吧。"
  "所以,八年级三班的汪楚祺,是你的弟弟?"
  "是啊。"
  "啊,好可怜啊,他那一条腿真的是瘸了吗?"
  "嗯,小时候出过一次车祸。"
  "好可惜哦,他是不是从此就长不高了?"
  "不知道,爸爸一直在想办法给他看病。"
  "你家那么有钱,现代医学昌明,说不定等他长大,就一点也不影响了。"
  这些都还不是最糟糕的问题。
  "哇,汪楚瞳,这次来开家长会的,真是你爸爸妈妈?"
  "是啊。"
  "我的天,你爸爸超帅的,妈妈也像电影明星啊。"
  "哦,我猜你下一句就要问,为什么我不像他们那么漂亮。"
  "哎呀,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叔叔阿姨气质太好了。 其实你脸型像爸爸,眼睛像妈妈。还有啊,你弟弟也是眉清目秀的。我们现在都还没完全发育好呢,是不是?"

  楚祺站在大铁门前,放下乐器箱子顺手把乐谱包递给我, 就要去按门铃。
  "姐姐,帮我拿一下。"
  我很不情愿地接过来。 门铃咝咝地响着,是那种老式门铃,像通了电的蝉。
  "以后你别叫我姐姐。"
  "为什么?"
  "可以叫姐,或者汪楚瞳。"
  "那有什么区别?"
  "叫姐姐,就像小孩子。"
  "那我不是小孩子吗?"
  楚祺嘟囔着,用人来开了门,先接了他的箱子进去。
  我舔完了奶油红豆冰棍的最后一口,只留下一根光洁的扁 木棒。进门的一瞬间,木棒被不为人知地扔到了街对面。

  母亲在厨房准备晚饭,父亲则一如既往地在书房待着。
  "回来了?"
  他穿着件深紫色的毛衣开衫,露出灰色的领口和袖口。在家也一丝不苟地修饰着自己的爸爸。
  我冷笑着,想起女同学的艳羡。
  "你又去河边写生了?"
  他紧蹙着眉头问我,语气冷淡。
  "嗯,今天画了四五张。你想看看吗,爸爸?"
  "我没有兴趣,"他答道,"不要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倒是你的数学和物理,听说都在及格线附近,有时间应该提高一下。"
  我机械地点点头,朝厨房走去。听见父亲对楚祺说:"小号 课上得开心吗?下个礼拜一不用去上课了,我约了那个日本医 生,再来看一下你腿的情况,他好像很乐观。"
  对楚祺,父亲总是滔滔不绝,而他只会怯生生地回应:"好的,爸爸。"

  蒸一条硕大的鲳鱼,最大的秘诀是,需要在鱼肚子里塞一把勺子。
  星期一到星期五的三餐都由用人准备,而星期六的晚餐和 星期天的早午餐,母亲会亲自下厨。
  女同学说得对,我的母亲,她美得如同一个电影明星。 但她最光彩照人的舞台,可能是在厨房里。这是我自己的一点拙见。因为与她共有的厨房时光,父亲那句"五点半前必须到家" 的周六门禁也不会那么令人不愉快了。我喜欢准时回到家,换好衣服,趴在厨房的大理石台面上看她行云流水般料理各种食材。
  "哎呀,楚瞳,手臂不要这样撑,大理石上面太冷了。"
  哪怕对自己儿女说话,母亲都带着一丝小女人的娇嗔。
  她有着细致的小骨架,尤其手腕脚踝处,简直弱不禁风。拿着刀剔骨切菜时,筋骨毕露的一双玲珑手娴熟地驾驭着寒光闪闪,别有风情。
  比起母亲,我则是宽肩膀高挑个头,身材在十六岁少女来 说,丰满有余,精致不足。
  她用一种近乎**的手势,专心致志地把瓷勺慢慢塞进银色边缘微微粉红的鱼肚子里。
  这让我看得脸红心跳。
  "你看什么嘛,楚瞳。"
  "妈,你真好看。"
  我也回她以娇嗔。
  "哎哟,说什么呢!"

展开
目录
《甜蜜之家》无目录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