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阳光下的谎言
0.00     定价 ¥ 48.0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浙江新华配书)
此书还可采购25本,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配送范围:
    浙江省内
  • ISBN:
    9787559454867
  • 作      者:
    作者:百年如歌|责编:白涵
  • 出 版 社 :
    江苏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21-03-01
收藏
编辑推荐

1、 天涯年度十大作者之一百年如歌新作,继《血在烧》在网络累计点击达数千万,《看不清的真相》改编影视剧《凶案现场》在爱奇艺平台热播,本书是作者超越过往所有作品的巅峰之作。

2、 2020热门剧《隐秘的角落》作者紫金陈看后惊叹,《阳光下的谎言》不输国内任何一位推理大家的作品。

3、 阳光之下,必有暗影。谎言往往以沉默的方式说出来,烧脑虐心的社会派推理小说,还原真实的成人世界。反转再反转的故事背后,隐藏着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4、 影视改编大热小说。多线叙事烧脑推理,堪比阿加莎克里斯蒂《阳光下的罪恶》。紧跟时下社会热点,家庭矛盾、公司矛盾、职场升迁、婚姻感情纠葛……包罗万象的社会派悬疑大作。


展开
作者简介

百年如歌,本名陆建,男,辽宁省锦州市人,1972年出生。知名推理作家,天涯年度十大作者。曾以一部反类型推理小说《血在烧》在天涯引发热议,累计点击高达数千万,以擅长设计长线诡计和刻画鲜明人物形象著称,出版作品有《看不清的真相》(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该作品改编影视剧在爱奇艺等平台拥有较高的人气。


展开
内容介绍

一个初入警界的年轻刑警,一个不惜一切保护幼子的单身妈妈,一个执着追寻妻子车祸真相的痴情丈夫,一个面临公司裁员的大龄职场女性,一个即将升迁的企业高管,一个陷入情网不可自拔的职场精英……所有人的命运都被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搅在了一起。这场交通事故究竟是意外还是谋杀?事实的真相是一个又一个的谎言的累积,当谎言无法被掩盖,最终就会有人走入歧途。

书中紧跟时下热点,家庭矛盾、公司矛盾、职场升迁、婚姻感情纠葛……故事层层推理,各色人物心路历程多样,都围绕着主题谎言展开,最终犯罪者咽下苦果,案件得以真相大白。


展开
精彩书摘

雨点落下来的时候,李家祺顿住脚步,瞅瞅手中的雨伞,不由得回头望去。

身后是一条正在扩建中的公路,以前是通往市郊机场的辅路,自从年初机场搬迁到海边的开发区,周边一带区域都被纳入了城乡一体化建设的改造规划,在拆迁老旧住宅的同时,这条路的南端也被打穿,连接到通往南站以及开发区的疏港公路上。目前工程尚未完工,道路中间的隔离护栏还没有竖起来,虽然路的两头都立着“前方施工禁止通行”的警示牌,但是警示牌两侧都有足够的空间令车辆通过,因此经常会有个别车主为了避开市内的交通拥堵特意从这里绕道出城。不过今天是休息日,整条路空荡荡的,一辆车也没有。

李家祺翘首张望片刻,没有看到妻子冯丽的身影,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刚好一点,已经和对方分开二十分钟了。

那就没必要折回去送伞了,李家祺在心里道,再有三五分钟妻子

 

 

就能到家。他轻轻叹了口气,撑开手中的雨伞,继续向前走去。

其实除了时间来不及,真正令他不愿掉头回去的原因,是他实在不知怎样面对那个叫许桂芝的女人。

就在二十分钟前,李家祺和冯丽刚刚爆发了两个人相识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起因就是许桂芝——冯丽的母亲。

许桂芝是在春节过后冯丽刚刚确认怀孕时搬过来住的,虽然现在的年轻人早已不习惯与父母同住,但是李家祺的父母过世得早,对于岳母愿意过来照顾妻子的起居还是心怀感激的,于是早早收拾好了屋子。他知道岳母的腰不好,特意在客厅里支了一张折叠床,把仅有的一间卧室留给妻子和岳母住,自己晚上就睡那张折叠床。

许桂芝出身于地地道道的工人家庭,嫁的丈夫也是个老实本分的普通工人,长年的劳作使她养成了做事麻利、手脚勤快的好习惯。每天天不亮就跑到两公里外的早市上去买顶着露水的头茬菜,隔三岔五就拎回来一只鸡或几斤排骨,熬了汤给女儿女婿补身子,尽管菜钱都是找李家祺报销的,但不管怎么说,下了班就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李家祺感到心里也热乎乎的。

不过私底下,李家祺还是很有些疑虑的。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位岳母大人了,除了手脚勤快,强势、抠门,而且重男轻女,这些习俗也都在许桂芝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当初就因为看不上自己的家庭条件坚决不同意把女儿嫁给自己,若不是冯丽的以死相逼和自己的百般逢迎,这门婚事早就黄了。冯丽过门时一分钱陪嫁也没有带过来,而自己四处举债借到的十多万元彩礼全部被许桂芝留给了冯丽的弟弟冯硕,说是准备给他娶媳妇用,而彼时的冯硕初中还没有毕业。

即便如此,许桂芝仍觉得亏了,女儿出嫁,连弟弟的一套婚房都没有挣回来,以至于两人结婚四年多,她登李家门的次数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好在冯丽没有遗传母亲的这些习性,四年来陪着李家祺省吃俭用口积肚攒,终于还清了结婚时欠下的债务。

李家祺总有一种错觉,自己的妻子是水做的,温婉、恬静,无论对家人,还是对自己,性情都柔和得近乎逆来顺受,除了那次也是唯一一次——坚持嫁给自己而表现出来的抗争,其他时候更像一只离群的小兽,似乎随时会受到惊吓。每次看到冯丽怯生生的眼神,李家祺都想,能娶到这样的妻子,自己吃再多苦也都值了。

不过该来的迟早会来,自从拆迁改造办公室公布了具体的房屋拆迁补偿金额后,一次和李家祺独处的时候,冯丽期期艾艾地说出了一个请求:能不能把即将到手的补偿金拿出一部分借给她弟弟冯硕做点小生意。

“借多少?”李家祺并不感到突然,冯硕初中毕业后没有继续读高中,而是上了一所五年制大专技校,学的是动漫设计专业,却没有读完,只读了两年多就说什么也不再上学了,专业学得怎么样不知道,只知道这小子辍学后整天泡在网吧里玩游戏。

“一半吧。”冯丽异常艰难地吐出这句话。

“整个补偿款的一半?”

冯丽无声地点点头。

他们现在住的房子原本是市线路器材厂的家属住宅,李家祺的父母生前都是该厂职工,房改的时候购买了产权,这是辛苦半生的父母留给儿子的唯一财产。如果没有这套房子,当初就算冯丽真的死在许桂芝面前,恐怕她也不会答应这门婚事。

“那我们怎么办?”李家祺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妻子,“咱们家是搬迁,不是回迁,拆迁补偿款是用来买房子的,以现在的房价,就算是郊区的房子,这一半的钱连最小的户型都买不下来,将来我们住哪儿?”

“暂时……租房住,你看行不行?”

李家祺似乎看到岳母那张尖刻的嘴脸与妻子为难的表情重叠在一起,沉默片刻,说:“据我所知,你弟弟玩游戏买装备欠了不少钱,现在外面还有人追债,你能保证他不拿钱去填那个窟窿吗?”

“可是,人家追上门要账了……”

“看来你是知道这事的,对不起,这钱不能借。”

眼看妻子要哭出来了,李家祺就把“为什么不找你妈替他还钱”这句话生生打住,改口道:“你弟弟今年十九,来的多了,也就熟了:“岁,已经是成年人了,成年人就应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我们不能照顾他一辈子。你想想过去的四年时间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为了省钱,结婚的日期你特意选在冬天,因为可以不用穿婚纱;因为没钱,租不起饭店,酒席我们是在家里办的,只请了身边几个亲朋好友,连两桌人都没凑齐。为了还当初借来的彩礼钱,我们一个月至少有二十天在吃挂面,这四年里你一共买了不到十件衣服,还都是在夜市和路边摊买的,最贵的一件羽绒服不超过三百块钱,你穿上还开心得像过节一样。看看身边的朋友、同事,有谁像我们这样结婚后还挤在三十多平方米的筒子楼里?更要命的是,这四年来我们连小孩都不敢要,因为我们养不起。现在终于把债还清了,马上就能换一间大点的房子,再有几个月我们的孩子也要出世了,就算我们不考虑自己,你希望我们的孩子出生后连个固定的住处都没有吗?”

李家祺把已经哭成泪人的妻子搂在怀里,柔声道:“不知我前生做了多少善事,这辈子有幸娶到你,但是你嫁给我,太委屈了。我打算买了新房之后,给你补办一个婚礼,到时把所有的亲友都请来,好好地庆祝一下,这是我欠你的。”

交谈的结果当天晚上就显现了,李家祺下班回到家后,发现和他预料的一样,灶是冷的,桌上是空的,许桂芝没有给他留饭。冯丽挺着肚子想给他做,被许桂芝拦住了,还把卧室的门摔得山响,下方便面的时候,他隔着门听到了妻子的抽泣声……

 

今天的孕检结果很好,医生建议冯丽多运动,两个人就在前面的路口下了出租车,沿着路边慢慢往家走。扫兴的是,快到家时冯丽再次提到了借钱的话题,这些日子李家祺被这个话题折磨得烦不胜烦,他不理解妻子为什么只考虑母亲和弟弟而全然不顾自己的感受,就像亏欠着父母天大的情分一样,每次他都耐着性子搪塞过去,今天终于爆发了。大吵一通后,李家祺掉头就走,由于在气头上,忘了把手中的雨伞交给妻子。

雨很快地大了,远处有一辆车迎面驶来。

马路空旷,车开得飞快,当李家祺注意到路面有积水时,已经来不及躲避了,被飞驰而过的车辆溅了一身,回头看去,是辆蓝色的别克商务。

他冲远去的别克骂了一声,掸掸衣角的滴水,转身推开路旁一家小饭馆的店门。自从许桂芝“罢工”之后,李家祺经常来这里解决晚饭,白天来吃饭还是第一次。

大概错过了饭时,店里没有客人,只有饭馆老板的儿子,一个两岁多点的小男孩正趴在桌子上玩积木。

饭馆老板是一对外地的小夫妻,丈夫负责后厨掌勺,妻子在前面迎来送往,来得多了,也就熟了:“呦,今天怎么这么早?”

“今天家里有点事,不开火。”李家祺把雨伞收起来,戳在桌边。

“嫂子快生了吧?”

“早呢,刚五个多月。”

“日子快着呢,几个月说到就到了。”年轻的老板娘指着一旁的儿子说,“感觉昨天还在怀里抱着呢,今天就长这么大了,秋天就该上幼儿园了。”

“是快啊。”想起婚后四年的漫长生活,李家祺不由得感慨,一千四百多个日日夜夜啊,不也是转眼就过来了吗。

凭窗独酌,冯丽泫然垂泪的情景不自觉地浮现在眼前,李家祺微微有些后悔,妻子天生就不会拒绝别人,尤其面对一贯强势的母亲,更是很少能够坚持自己的主张,此时在家里,指不定又受到许桂芝怎样的责骂和刁难。

但是在这件事上,他不打算妥协。

天光幽暗,雨越下越大,仿佛整个世界都淹没在滂沱大雨中。忽的,一道红蓝相间的光影迅疾地从视野中划过,李家祺眨眨眼睛,向窗外看去,雨幕依旧,什么都没有。

酒精的发散使身体温热起来,低落的情绪渐渐被驱散,抛开那些艰辛和不顺,生活中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比如那个即将出生的小生命。每次想到自己终于要有孩子了,他都激动不已。

哗啦一声,一旁桌上的积木飞散到地上。转头看去,原来是小家伙反复搭建也弄不成自己想要的形状,发起了脾气。老板娘赶紧过来收拾,小家伙依然不依不饶,把妈妈捡到桌面上的积木四处乱扔,有一块差点砸到自己。

还是女孩好,男孩太淘气了,如果能生一个像妻子那样安静乖巧的女孩,自己一定会把她疼到骨子里的。李家祺努力回想妻子腹部的形状,没错,是圆的,按老话说这就是生女孩的特征,如果是尖的,那多半怀的是男孩。

抿下一口白酒,他微笑着望向窗外,雨越发温柔了。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来,是冯丽的号码。按下通话键的时候,他想,自己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妻子一定吓坏了,肯定在担心自己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回家。

奇怪的是,听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请问你认识这个手机号码的主人吗?”

“这是我妻子的手机,你是谁?”李家祺莫名地想到不久前窗外划过的红蓝相间的光影。

“我是交警三大队的,在你妻子的手机通信里找到你的。”

“交警……我妻子的手机怎么在你手上,她人呢?”

“我们正要通知你,你妻子遇到了车祸。”


展开
目录

001   上部

193   下部

……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