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愚者之毒
0.00     定价 ¥ 48.0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浙江新华配书)
此书还可采购12本,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配送范围:
    浙江省内
  • ISBN:
    9787513343695
  • 作      者:
    作者:(日)宇佐美真琴|责编:王萌|译者:王唯斯//冷玉茹
  • 出 版 社 :
    新星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21-03-01
收藏
编辑推荐

  斩获第70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只有通过罪恶才能逃脱那个沉渣般的世界吗?展露黑暗时代的人性悲剧,关注底层人民生存困境

  “我不想变美,但想变成别人。”

  一对无可取代的挚友

  一对冷酷无比的共犯

  一举击败角田光代、竹本健治和青崎有吾等作家的热门大作,斩获第70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展露黑暗时代的人性悲剧,关注底层人民生存困境

  串联起翠绿的武藏野和灰暗的矿坑聚落


展开
作者简介

  宇佐美真琴

  2006年以短篇恐怖小说《蓝毗尼的孩子》获得第一届《幽》文学奖,次年以同名短篇集正式出道。擅长透过潜藏在日常生活的怪异诡谲,描写人心的阴暗面,获得极高评价。

  2017年以《愚者之毒》获得第70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还著有《彩虹色的童话》、《禁忌之森》、《长角的帽子》等作品。


  译者介绍:

  王唯斯

  日本文教大学文学博士、北京大学日语翻译硕士。通过全国翻译资格考试日语一级口译、一级笔译。长期从事翻译实践、翻译研究和翻译教学工作。目前有日译中译著4部,中译日译著1部。发表论文5篇。

  冷玉茹

  北京大学日语翻译硕士,通过全国翻译资格考试一级笔译,译有《战斗˙妖精雪风GOODLUCK》(新星出版社)。


展开
内容介绍

  一九八五年,香川叶子和石川希美在上野职介所偶然相遇,两人虽然都对各自的过去有所隐瞒,但随着相处很快成为挚友。当时叶子背负着巨额债务,并独自抚养外甥达也,人生陷入了迷茫的死胡同。经希美介绍,叶子进入武藏野的一个豪门做帮佣,生活才逐渐安稳下来。然而,这家老主人的可疑身亡打破了平静,深藏的秘密被惊扰,二十年前发生在筑丰废矿聚落的罪恶也如冷酷的梦魇般再度浮现……


展开
精彩书评

  "从开始到最后都沉重地缠在一起。"--日本"读书METER"网站

展开
精彩书摘

  第一章 武藏野阴影


  二〇一五年 夏


  风好大。


  放眼望去,白色的浪涛层叠连绵。


  货船行于海面。


  我扶着拐杖站了起来。虽然已经不疼了,但还是要注意不能让髋部负重。


  起身后,我再度眺望窗外。翠绿色的货船似乎并未怎么前进。


  来到海边真好。这片海景令我百看不厌,可以将茫茫大海一览无遗。我能一连看上几个小时。


  肯定是时间在这里的流逝速度与其他地方不同。因为太过安逸的缘故,到最后,我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生还是死。


  我笑了笑,其实我才六十五岁,在这里还相当年轻。


  我住在位于伊豆半岛 下田的超高级收费养老院。其高级程度,从名字“LifeRich?结月”便可见一斑。


  去年我得了缺血性股骨头坏死症。据说是因为左侧股骨头有一部分血液循环不畅而坏死了。一般需要通过手术治疗,但因为坏死的程度还没那么严重,也不太痛,所以采用了保守治疗来观察情况。


  医生不许我拿重物,也禁止我走远路。为了减轻股骨头的负担,还让我用上了拐杖。但这些依旧未能阻止病情的发展,最后可能还是免不了要手术。


  其实就像我原来那样住在东京的公寓里,也没感觉生活上有什么不便。


  我原本也是不太爱动的人。


  不过,这场病让我开始思考年纪大了之后如何生活。我拜托丈夫把我送到了这里。我们膝下无子,必须想出一个不依靠别人而生活的办法。


  丈夫在东京工作,周末到这里和我一起生活。


  房间里有两张床,而且空间足够,即便夫妻二人共同生活也极为宽敞。室内还配有小厨房,浴室用水均引自温泉。按下内部对讲机后,工作人员便会飞奔而来。休闲娱乐的项目也很多,绝不会感到无聊。甚至还有入住者专属的医院。这里有不少生活无法自理的人,但都能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没有比这里再舒适的养老院了。


  现在,我在俯瞰养老院下方平静的海湾。这是养老院的私有海湾,外人无法进入,加之临近傍晚,所以毫无人迹。


  我喜欢汹涌澎湃的外海,也喜欢紧邻陆地的海湾。


  我所面对的,是大海与自己的过去。


   


  一九八五年 春


  “你的出生年月日是……”面试官看了一眼我的简历。


  尽管已经面试过很多次了,但这种时候我总是感到惴惴不安。


  “昭和二十四年(一九四九年)九月一日。今年是三十五岁,对吧?”


  “是的。”


  我没有任何证书和一技之长,所以这个年龄于我而言异常沉重,但我必须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面试官发出“嗯”的一声,之后便陷入了思考。他用左手将眼镜框稍稍上推,眼镜的反光让我看不清他的眼神,于是我也不再透过他的眼神去乱猜什么了。老天啊,求求你让这家公司录用我吧。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电费、燃气费、电话费等费用的缴费单据。从上个月开始,我连房租也交不上了。


  “我们这里的工作,基本都要一直站着,你吃得消吗?”


  “可以的,完全没问题!”


  我信心满满地答道。不过马上后悔了,我不应该表现得这么迫切。


  职介所给我介绍的是服装厂的品检工作。之前面试的一家商用设备制造商,因为我年纪太大且没有会计经验拒绝了我。再之前我面试过一家化妆品上门推销公司,再再之前我好像面试过一份健身房的前台工作……总之,我都被拒绝了。


  我真的非常焦躁,就是这种焦躁让我立刻做出了回答。


  “我们现在的工作就很多。”面试官说了这么一句,但没有抬头,仍然在看我的简历,但我的简历应该没有什么看头,我连驾照都没有。


  “明白。”


  “特别是某些时期,”他终于看向了我,“我们必须制作大量的校服,目前也已经开始缝制夏装了。”


  “我明白了。我会全力以赴的。”这次我回答的相当冷静。


  “我们现在加班很多哦,在招聘条件上应该写清楚了。”


  “啊?”


  面试官对我的疑惑置之不理,继续漠然地说道:“工厂正在满负荷运作,最忙的时候可能要工作到晚上九点。当然,加班费少不了你的。”


  我的表情有些僵硬,这次面试官终于注意到了。


  “你不太方便是吗?”


  “啊……”我用力吞了吞口水,“我不能加班,必须按点回家,因为我一个人带孩子。我应该把工作要求和职介所说了的。”


  “啊?”对方惊讶到有些夸张,“我们这边没收到这种要求啊。”


  “不应该啊……”他又看了看简历,“你是姓石川吧,叫石川希美。”


  “不是,”我感觉有些诧异,一头雾水,“我叫香川叶子。”


  “我就说呢,刚才就觉得奇怪,你和照片完全不一样。但是女人吧,有时候因为照片的拍摄方式不同,看起来也会变化很大呢。”


  面试官将他手中的简历拿给我看,上面的名字不是我的,照片除了发型和我相似之外,完全不是一个人。


  应该是出了什么差错,把面试的人搞错了。此时我才恍然大悟,知道这场面试也只是徒劳一场后,我浑身无力,深深地叹了口气。面试官则是啧了一下舌头。


  最近我一直都是通过上野职介所来找工作。这应该是职介所工作人员犯下的低级错误,让我们两个人都浪费了时间。


  我茫然地望着面试官扔在桌上的简历。


  我望着那张剪得小小的证件照,上面的女人让我感觉有些面善,应该是在职介所见过几次,比我要漂亮得多。


  原来她叫石川希美……我只是茫然想着这些,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啊,真是不好意思,”职介所的工作人员向我们道了歉,但我却没感到他有什么歉意,因为他正嘿嘿地傻笑着。


  “简历没有送错,只是把你们两位的面试通知搞错了。”


  “真是岂有此理!”


  坐在我边上的女人说了这么一句,虽然声音不大,但穿透力却极强。


  周围嘈杂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柜台那边的工作人员都伸长了脖子望向我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面前那位年约四十岁的工作人员,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身后,可能是想看看上司的反应吧。


  “我说啊……”我旁边的这个女人(虽然我现在知道她叫石川希美了)大胆地将身体探进柜台,紧紧地瞪着那位工作人员,“我们都想快点找到工作,但你却让我们白跑了一趟,你这种解释我难以接受。”


  石川小姐去了原本应该由我去面试的地方。结果当然也是和我一样,白白跑了一趟,进行了一场驴唇不对马嘴的面试。


  “你们的出生年月日好像一样吧?”工作人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石川小姐。


  “然后,你们两位的名字……。”


  “名字怎么了?”


  石川小姐怒气未消,对于工作人员的解释一一回敬。


  “就是……你们两位的名字……”工作人员向我投来了求助般的目光,“你们的名字是石川和香川,都是县名。”


  “真是无语了!”石川小姐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们职介所就是这么工作的吗?只是把别人的名字当作符号?!”说完后,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拉我起来。


展开
目录

  第一章 武藏野阴影

  第二章 筑丰挽歌

  第三章 伊豆溟海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