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宿命(精)
0.00     定价 ¥ 59.0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浙江新华配书)
此书还可采购1本,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配送范围:
    浙江省内
  • ISBN:
    9787201168623
  • 作      者:
    作者:(日)陈舜臣|责编:岳勇|译者:徐克//张继文
  • 出 版 社 :
    天津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20-01-01
收藏
作者简介

陈舜臣,华裔日本作家,1961年获得第七届江户川乱步奖,1969年获得第六十届直木奖,1970年获得第二十三届推理作家协会奖,成为日本文学史上首位“三冠王”。他以推理小说成名,打破了“推理小说中不得出现中国人”的创作传统,开辟了日系推理小说新格局,代表作有《分裂者》《虹的谎言》等。陈舜臣的历史作品也因加入了推理的成分而自成一派,代表作有《三国史秘本》《中国的历史》《太平天国兴亡录》等。

展开
内容介绍

一桩满是疑点的贪污案,消失的叶村康风,神秘的花隈街艺伎……时隔多年,真相究竟是怎样的?

在一次出行途中,养母离奇死亡,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凶手究竟是谁?

随着调查不断展开深入,一个更大的阴谋慢慢浮出水面。当一步步解开谜团,接近真相时,而真相又真的如此吗?


展开
精彩书评

陈舜臣精于布局、设置圈套,但最震撼人心的还是其锋芒下所呈现的人间百态。——“社会派推理”创始人 松本清张

一步步探秘隐藏在人性背后的欲望,作者精妙而沉稳的文笔令人惊叹。——侦探小说家 木木高太郎


展开
精彩书摘

叶村省吾把烟含进嘴里,取出打火机,在点烟之前,他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是一间非常简陋的公寓房,哥哥一郎正在住院,所以很少有客人来。虽然嫂子伸子把房间打扫得整洁有序,但总让人觉得这屋里缺少了点儿什么。

比如说,烟灰缸……

“应该是放在哪里了吧,给客人用的。”

侄女顺子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起烟灰缸来,水手服在省吾身边飘啊飘地飞舞,忙得不亦乐乎。

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找到。顺子最后无奈地耸了耸肩。

“妈妈太自我了,不管整理得再好,这种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东西放在哪里的方法根本没有意义。她没什么想象力,总是没法让别人也搞明白。”

“你妈妈可是费了不少工夫才把房间弄成这样的,这么说妈妈的坏话可不好。”

“可要是换了我,肯定会好好地……”顺子提高了嗓门儿反驳说。她今年刚上高中一年级。

省吾嘴里还叼着那支没有点燃的烟。他往桌子上扫了一眼,顺子的笔记本正摊开放在上面,笔记本上到处都是用绿色铅笔画的波浪线。

“红色的太扎眼了,我不喜欢。”如此说道的顺子,一直都在用绿色的铅笔。

“但是,密密麻麻的更扎眼吧!”省吾反驳说。

笔记本的旁边还有本相册,省吾顺手拿过来看了起来。里面贴着嫂子带领一群中学生去修学旅行的若干纪念照,照片背景照样还是京都和奈良那几处世人皆知的名胜古迹。

省吾把相册翻看了一遍,还是不见嫂子回来,无聊之际瞥见了供奉在佛龛上的父亲的遗照。父亲还是那副不高兴的神色,在省吾的印象里他一直是这个表情。

这时,嫂子伸子回来了。

“嫂子,我来打搅了。”省吾先打了声招呼。

“哦,是省吾来了啊!”

伸子把购物篮放下,笑着开始梳理披散的头发。虽然已是四十岁的人了,但她那张白皙的瓜子脸上依然散发着一种透明清澈的美。

哥哥的医疗费和顺子的养育费都是靠她那双纤细的手一点一点挣出来的——白天在中学教书,晚上回到家还得做些替别人刻书版和誊写的零活,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停歇过。她以前在一家叫殿村物产的公司里面工作,做了一段时间以后觉得还是教师这个职业更符合自己的脾性,于是就辞了公司的工作,当了一名中学教师。

虽然日子过得很苦,但嫂子的脸上从来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憔悴,甚至连皱纹都没有,这让省吾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但如果仔细看她的眼睛的话,你就会明白,这么多年的辛苦劳累都深深地锁进那双瞳孔里了。那双暗含忧愁的瞳孔,一直都是湿湿的。

“妈妈,烟灰缸呢?”

在女儿的催促下,她麻利地从电视桌下面取出了烟灰缸。

“嫂子,还是上次跟你说的那件事……”省吾把烟点上,然后说道。

“调职那件事?”伸子默默地听着。

“嗯,就是那件事。”

“调到关西那边不算是降职吧?”

“在我们公司,刚好相反。”

叶村省吾所在的公司叫樱花商事,最近公司跟美国的一家叫作范戈森的公司合作,在姬路那儿建了一座工厂,主要生产一些抛光剂之类的特殊染料,员工一共四百多人。这样一来,关西分公司的负担一下子就重了起来,一直只负责贸易装运的神户分公司,现在也开始负责姬路工厂产品的营销,那里的职员也从原来的十人一下子增加到了三十多人。

公司里传言说,凡是调到神户去的人都是总经理非常器重的人,与其说是降职,还不如说是升迁的好机会。就在传言甚嚣尘上的时候,省吾接到了公司调他去神户的通知。

医生说,哥哥能不能活过今年都难说。对省吾而言,自然也想去神户大显身手,但他心里担心得更多的是哥哥的病。

“既然这样,你就听从公司的调遣,去神户吧!”伸子说道。

“可是,我还是放不下哥哥啊,不管怎么说,是他照看我长大的。”

“事实上,我已经把你要调职的事跟他说了。他让我跟你说一定要去神户,还拜托我劝劝你呢!”

虽说是兄长,但一郎其实是省吾的异母哥哥。如果年龄相仿的话,日子长了,两人之间肯定有磕磕绊绊,但他们的年龄足足差了十八岁,所以两人之间完全没有同父异母兄弟之间的那种隔阂感。年龄的差距再加上是异母的缘故,在省吾眼里,一郎就如同父亲一样。

“嫂子你知道,哥哥在我心中的地位是谁都无法取代的。哥哥的意思是让我自由点,让我放手去干自己的事业,这我也明白,也非常感谢他这么替我考虑,但是……”



展开
目录
《宿命(精)》无目录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