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返祖(作者签名版)
0.00     定价 ¥ 39.8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JD配书)
此书还可采购23本,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配送范围:
    浙江省内
  • ISBN:
    9787550029064
  • 作      者:
    那多
  • 出 版 社 :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18-08-01
收藏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返祖的神秘,带来对人性的反思。“三兔图”之谜探解人性之本,“齐天大圣之墓”暗合人类之源 。人是否真的只是基因的载体皮囊,也许只有参透了自己生存的价值,才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展开
作者简介

那多,著名作家。

2000年起开始文学创作,并凭借其超凡的想象力一举成名。

从公务员到记者再到作者,从历史小说到荒诞搞笑小说再到悬疑小说,那多如今已是作品总销量达数百万册的知名作家。

其文风诡奇多变,引人入胜。其作品不仅蕴含着对宇宙的无限探索,还饱含着对人性无未知领域的热忱期待。

想象力的束缚在他的幻想世界里消失无踪,一切都变得有理可思,一切都充满了哲学的深刻意味。

多元化的想象元素和思考问题的独特角度,完美融合成一篇篇文风各异的神奇故事。


展开
内容介绍

  在旅游中结识的同伴六耳,于返回上海后的某天深夜拜访了那多,当他摘下帽子和口罩时,出现的是一张长满长毛的脸!迅猛的返祖现象,让医学专家也无法解释,更无法治疗。这位毛人只能停留在那多的家中,从早到晚不停地用刀刮毛。但是,浓密的黑毛生长异常迅速,旧的还没刮完,新的已从皮肤里钻了出来。

  后来离奇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终于有一天,毛人不再刮毛,因为他发现,一种神秘的现象在自己身上已不可阻挡地发生了。接下来发生的更离奇的事已紧张得让人近乎窒息。


展开
精彩书摘

  我每天都要看上百条的新闻,有些与我有关,大多数则与我无关。这两则新闻原本和我一点关系没有,如今却有了关联。新闻可以先列出来给大家看,牵扯出的故事却要一点点说。

  看过我之前几篇手记的朋友一定开始揣测将发生什么,可我保管你们猜不出。

  2005年5月底,我趁周末去了次北京的天坛,一无所获而归后,心情相当沮丧。那时我正遭遇一宗耗尽心力也难以索解的大秘密,甚至代表着人类暗世界的精英们也和我同样一筹莫展,只能坐等遥远天际传来最后的消息。看过手记《神的密码》的朋友应当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这样的坏心情多多少少对我的工作状态有点影响,那天中午闷头在桌上吃盒饭的时候,电脑显示器上放着的活动木人被一只手拿起来,拗成莫名其妙的样子重新放回去,于是重心不稳地倒栽下来,好在被我左手一把抓住,没有掉进塑料饭盒里。

  “你在玩清朝十大酷刑吗?”我把木人的胳膊腿捋顺放回去,抬头对明明没留八字胡却总喜欢摸上嘴唇的宗而说。他是我的部门主任。

  “你这几天无精打采的,刚才反应倒还挺快啊。”宗而手上出现一把刚洗干净的钢勺儿,铛铛地敲着木人的脑袋。这个结了婚的男人的生活状态和我们有着巨大的不同,起码每天的午饭都是由老婆在家里烧好带来,每个月省下一两百块的饭钱,多洗二三十次碗勺儿。

  “你和我的木人总是有仇的吗?”

  “果然,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宗而兴致勃勃地前后左右给了木人四个脑瓢,小家伙摇摇欲坠,被我一把扶住。

  “放假放假,你疗情伤去吧。”宗而终于收起作恶的钢勺儿走开了。

  “咦,你有那么好?”我不管他的用词不当,瞪起眼睛问。

  “你五一值了六天班,放你四天,最近报道工作时间紧任务重,还有两天就不要计较了吧。”宗而挥舞着钢勺儿向他那靠着窗的宝座走去,哀号声传来,沿路又击中了两人的脑壳。

  “这样啊……”我摸摸自己的额头庆幸。什么时候宗而的钢勺儿开始和所有人的脑门儿作对了?

  我在青旅选了个五天四夜的福建游线路,打算去深山老林放松放松。这条是新线,主要游览宜洋的鸳鸯溪自然保护区,一般人去福建,都会往武夷山跑,这条线路人少、清静。第一夜顺昌,第二夜和第三夜在保护区,第四夜在福州,然后回上海。

  请的是13日至16日四天假,我却于11日周六就出发了。记者无周末,不上班也要待命,所以照理周末离开上海是要告假的,但宗而本来就差我两天假,我拿双休日充数他也只能准了。

  新线路团也小,就十二个人,旅行社也赚不了多少钱,现在正处于培养市场期。飞到福州还没到中午,那里的导游接到团,一众人拥上一辆外新内旧的中巴。我调整着冷气喷口就开始郁闷了,这车明显空调不足。

  导游是个站着不动也让人觉得在蹦蹦跳跳的小妹妹,上车就来了个轻度荤段子,然后带我们拜过了司机阿牛师傅,这是惯例。大家一同把掌声献给这个在接下来几天保证我们性命的黑瘦小子。

  牛师傅像所有的旅行团司机一样酷酷的不说话,开出市区的时候已经超了一百多辆车。马力和空调成反比,大家都开始擦汗了。

  导游小妹妹看见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对,赶快开解我们:“别看牛师傅车开得快,车技是一流的,从来没出过事。大家当免费玩云霄飞车啦。”说完自己拍起手来。

  一车人黑脸看着这个丫头,稀稀落落跟着拍巴掌。

  “咻!”中巴从两辆卡车间的空隙穿过去。牛师傅对我们的鼓励作出回应,很符合他的风格。

  到顺昌要两百多公里,这样下去,不会两小时就到了吧。

  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怀疑这个扎短辫的女孩心智根本没成熟,或者她和牛师傅就是导游界绝配的恶搞二人组。她自作主张地为我们十二个团员取了朗朗上口的外号。

  真的很上口。

  比如悟空——这是我。

  她自己叫唐僧,所以除了悟空以外,还有八戒和沙僧。剩下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一个我认为是来远足减肥的胖妇叫白骨精,更让我看清了唐僧的恶搞本性。

  白骨精恨恨地看了双目冒光、陶醉在起外号快感中的唐僧一眼,然后居然向我也翻了翻眼睛。关我什么事?虽然我是悟空。

  “出来玩就要放得开。”导游大大咧咧地说。她命令我们就此叫她唐僧或师父,“我们第一站游览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故乡,所以起这样的名字再合适不过了。”

  她顺便把房间给分好了,除了原本就是两人出游的,其他人的分配相当有规律。

  和我同住一间房的家伙高高瘦瘦,大概有188厘米的样子,名唤六耳。他的全称叫六耳猕猴王,唐僧说我们住在一起很配。

  六耳是个超级自来熟,他从后座伸手过来,在我肩上重重一拍:“你晚上不打呼噜吧?”

  我活动了下肩膀,有必要用这么大的手劲吗?

  “不打呼噜。怎么称呼?”

  “六耳。”

  我回过头,见他笑嘻嘻的一张脸,不由苦笑:“你还真是配合。我叫那多。”

  “那?真是少见的姓。我叫游宏,游泳的游,宏观的宏。”游宏撤回前倾的身子,回靠到椅背上,“不过我觉得六耳这个名字还是挺拽的,只要不把后面三个字带出来。”

  “哦……”我拖长了声音,“那就叫你六耳好了。”

  这个时候唐僧开始招呼我们玩屁股游戏。这是个旅游界老掉牙的游戏,一点新意也没有,让每个团员自己说个形容词,一遍说完之后,导游就会说,按照这个格式把形容词加进去,比如先前说的形容词是“红彤彤”,代入格式后就变成“我的屁股红彤彤”。

  知道唐僧要玩什么花样的人一定不止我一个,只是大家都想把注意力从牛师傅惊人的驾驶技术中转移出去,所以对她相当配合。

  轮到我的时候,当然不能说“红彤彤”,因为我是悟空。

  所以我想了想,决定说“八面威风”。

  孙悟空的屁股八面威风!

  几个游戏和一串荤笑话结束的时候,居然就到了顺昌。我看了看表,两小时多一点。唐僧的努力表演和“咻咻咻”左突右窜的中巴车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大家的情绪都有点HIGH。

  吃完饭已经下午两点多,看这个时间就知道大家都吃得很香。牛师傅重新出发前去高老庄和弼马温马场,唐僧则开始大吹顺昌和孙大圣的渊源。我听着,脑袋里和记得的新闻一对照,发现这唐僧的艺术加工能力还真不赖。

  “靠,这也太玄了吧。”六耳吃完饭上车后,就一屁股坐到我身边,这时正跷着二郎腿。可是中巴的位子空间小,这二郎腿跷得我在一边看着都觉得挤得难受。

  “也不完全是瞎吹,是有这个新闻,年初新华社报道的,后来各地报纸都有报道。”

  “是吗?我怎么没看见?”

  “干我这行,乱七八糟的新闻看得多。”我笑笑。

  “哟哟哟。”六耳叫起来。坐在他前面的啤酒肚摁下调整座位的塑料杆子,用了几次力,正在奇怪怎么靠背只往后挪了半寸。而六耳叠在上面的右膝盖已经被前面的椅背压到不行了。

  六耳忙把腿放下来:“悠着点儿,八戒。”

  啤酒肚被这样明目张胆地把绰号叫出来,只好嘿嘿一笑。

  “你是记者?什么报啊?”

  我从包里摸了张名片给他。

  六耳接了名片,却摸出本通信本:“帮我把电话、地址留这上面吧,名片容易掉。”

  互留了电话和地址,六耳重新打量起我的名片:“《晨星报》?我常看啊!不好意思,我无业游民一个,没有名片。你说真有这新闻?还真有悟空?”他眯起眼睛往我身上溜了一圈:“悟空就生在顺昌哈。”

  “小心眯成偷针眼。”我被六眼看得不爽,转开话题,“报上的新闻不能尽信,我觉得这是炒作,这样一炒,顺昌的旅游产业不就起来了吗?”

  六眼竖起左手食指来回地摇:“做记者的怎么能说新闻不可信呢,你这是砸自己招牌哦。”

  高老庄和弼马温马场离得不远,从一条山道开上去,其实是两个村子。先到的是马料坑,村名叫作“仙场”,传说乃孙大圣当弼马温时贮存马料、放牧仙马的地方,搞了几匹披红戴绿的“仙马”,也没有宽阔的场地供驰骋,只能坐上去收十块钱照相。


展开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双圣庙

第二章 返祖

第三章 齐天大圣的棺材

第四章 我不知道的房客

第五章 城市传奇

第六章 流星

第七章 死去的是谁

第八章 寻找张金龙

第九章 六耳的直觉

第十章 再见三兔

第十一章 最后的秘密

第十二章 传承

第十三章 真相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