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细红线
0.00     定价 ¥ 48.0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JD配书)
此书还可采购25本,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配送范围:
    浙江省内
  • ISBN:
    9787513347143
  • 作      者:
    [日]飞鸟高
  • 译      者:
    穆迪
  • 出 版 社 :
    新星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22-02-01
收藏
编辑推荐

  四重命案,随机行凶?!

  当杀意无从预测,警方如何破解真相?


  一根隐秘的细红线,穿起无人知晓的罪恶


  日本本格推理长老 飞鸟高

  作家生涯代表作,简体中文首次译介

  荣获第十五届日本侦探作家俱乐部奖


展开
作者简介

  飞鸟高 / 作者


  日本推理作家,生于一九二一年。工学博士,长期在建筑行业任职。

  一九四六年,凭借短篇小说《犯罪现场》入围侦探小说杂志《宝石》主办的有奖征文活动。作家生涯坚持本格推理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疑惑之夜》《运送死亡的卡车》《玻璃之槛》《蓝丝带的诱惑》等。一九六一年,《细红线》以精巧的构思与出人意料的真相获得评委推崇,荣获第十五届日本侦探作家俱乐部奖(现更名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二〇二一年去世,享年九十九岁。


展开
内容介绍

  受困于合作企业的经济腐败问题,户塚一郎计划除掉经手项目的佐佐木,将其死亡伪装成畏罪自杀,借此摆脱警方的调查。可当他意欲行凶之际,佐佐木竟已坠楼而死。心情复杂的户塚逃离现场,之后被人发现死于后脑重创。

  警视厅搜查一课的久野与地方警署的田岛搭档参与调查。可案情尚未明了,与户塚一案犯罪手法相同的案件又接连发生,看起来毫无关联的受害人令警方迷惑不解。

  一根看不见的细红线,隐藏在凶手指间。


展开
精彩书摘

  户塚走向安全楼梯的方向,打开值夜保安锁上的窗锁,静静地把窗户推了上去。他能听见值夜保安在楼上的水泥地面上走动的脚步声。户塚翻过窗户,脚先伸出去够到安全楼梯的转角平台,等扶手的铁管到了腹部时,他考虑到值夜保安会再转回来看一次的情况,从外边用手指抠住窗户的边沿,拉了下来。

  做完这些,他用手摸索着找到鞋子夹在腋下,下了楼梯。他感觉到一种无以名状的空虚感。原本必须要抓住佐佐木,下决心杀掉他的焦虑和不必杀人便可收场的安心,这两种感觉奇妙地交织在一起。

  等下到二楼的时候,他看到下方有一个小小的白色物件。仔细一看,那白色的物体像是某样东西的一部分。上楼梯的时候往上看是看不到的。最后一段楼梯中途没有转角平台,直接到了地面。他略显急促地走完这段楼梯,绕到楼梯背面,走近从上面看到的那东西。

  等走到距那东西几步远的地方,他发现那是一个人,同时也察觉到了那人是谁。他停下脚步凝视着。

  佐佐木股长瘦小的身体趴在地上,上衣卷了起来,腿弯成了正常人做不到的角度。发秃的前额对着侧面,看起来发白。

  户塚渐渐理解了事情是怎么回事。佐佐木自杀了。户塚坚信佐佐木要是自杀没有人会觉得奇怪,看来佐佐木本人也不觉得奇怪。他被逼到了这个地步。今天芝田股长被捕对他大概是个很大的冲击吧。而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静静等着户塚,他肯定翻来覆去想了很多事情。

  自己要是被捕……家人、生活……如泡沫般消失的工作和退休金……

  他为了户塚去打开窗户。大概是在看到下方的黑暗时,他受到了死神的邀请。

  尽管不是自己下手达到所期待的目的,户塚的心情却变得极为沉重。他丢下佐佐木的尸体,翻过墙,急急走向地铁站。一种仿佛是自己犯下了罪行、正从现场逃离的心情挥之不去。

  坐上明亮的地铁,他感到灯光十分刺眼。他担忧自己的脸会不会被认识自己的人看到。他本想着亲手杀死佐佐木之后,其死亡被人看作自杀是很自然的。但是现在看到佐佐木自杀了,他又害怕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不是他干的。如果在地铁上有认识的人看到他,他觉得自己肯定会被当作凶手。

  在国电站下车,走进从商店街通往自己住的出租房的阴暗小路时,他终于稍微恢复了一点平静。沿途有他常去的一家理发店。他一个月大概会去理一次发。今天距离上次去还不到三个星期,可也没有办法。要让第三者对自己回来的时刻留下清晰的印象,他认为这是很自然的好办法。

  他进了那家理发店,等从里面出来已经快八点了。刚剃过的脖子凉飕飕的。他完全平静了下来,觉得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佐佐木股长一死,拍打过来的浪大概就会平静下来吧。他逃进了安全的港口。他脚步轻快,但突然想起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的黑暗中,佐佐木那张成了小小的白点的脸,他又像胃里被塞进了什么沉重的东西般,在黑暗中皱起了眉头。

  他走到宽阔的大马路上。这条路一边是住宅区,另一边是某处公共建筑,既没什么行人,也很黑。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根电线杆,上面的路灯亮着微弱的光。

  这条路呈向下的缓坡,走下去就会穿过国营电车防护栏下方的桥洞。他向着那暗穴般的桥洞走去。正在他走入黑暗中时,有一个人从对面走了出来。他没怎么太在意那个人。但是就在跟对方擦身而过的瞬间,他的后脑感到一阵撕裂般的冲击。

  户塚失去了意识,身体直接朝前方倒下。他一动不动的后脑再次受了一下重击。击打者盯着户塚的脸看了一会儿。最终那身影如风般消失在黑暗中。

  在户塚摊开的身体上方,电车重重的车轮激烈击打着铁轨开了过去。


  快到半夜的时候,骑着自行车从防护栏下方桥洞经过的电报送报员发现了户塚的尸体。在那之前应该不是没人经过,但经过的人大概以为是个醉汉,或者对别人的命运漠不关心。

  受害人的身份很快就查明了,可关于他出现在那儿之前的行踪及嫌疑人的排查等工作,直到天亮也没有什么进展。

  但是天亮之后,警方对户塚的行踪有了一定程度的掌握,同时在现场附近的搜查仍在继续。关于杀人动机,推测很可能是打架或打劫。

  然而没多久,警方的搜查本部收到佐佐木股长自杀的消息,这一来,户塚的死似乎增添了复杂的因素。留在搜查本部房间里的刑警们集中到一起,听一课课长说明佐佐木股长的案件情况。

  “尸体天亮时被发现,是值夜的保安在中庭安全楼梯的下面发现的。另外保安昨晚六点四十分左右在楼里巡查的时候,发现尸体正上方的五楼窗户是开着的,他关上了。但是当时他没觉得可疑,也没往下看。就算往下看了,大概太黑了也看不见吧。跟现场勘查后掌握的事情放在一起看,佐佐木股长大概是在保安巡逻前一个小时左右自杀的。而且发现了遗书,据说是放在桌子抽屉里的。从现场情形判断死者有很大可能是自认无望而自杀。”

  “动机是什么?”

  一个刑警问道。

  “问题就在这儿。接下来是跟户塚这边的关系。”

  课长的视线扫过众人的脸。

  “佐佐木股长,刚才也说了,是水道公团管理部验收课第一股的股长,户塚是他的下属。”

  刑警们看着课长,同时睁大了眼睛。

  “是偶然吗——也许可能是偶然。各位应该也听说了,针对这个公团,二课的人两个月前就在秘密调查。昨天早上,合同课的一个股长因受贿嫌疑被捕。而就在当天晚上,验收课的股长自杀,职员被杀。具体的我还不太了解,不过那验收课好像也是检查给公团交货的一个部门,跟厂商应该很有关系。”

  “这一来不管怎么说,户塚被杀是在佐佐木股长死了之后吧。”

  一个刑警问道。

  “是在之后。算下来至少也是一个小时之后。再来看看已经查明的户塚的行踪。五点下班后过了一会儿,他出现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五点四十分左右离开咖啡厅。之后的就不知道了。七点左右他去了常去的理发店,说今天晚上在银座后街一个人大玩了一场。他是单身,肯定在外用餐,估计是在某家餐馆吃了晚饭。他说是一个人,所以应该没有同伴。现在正在排查那一带的餐厅,但还不知道他在哪儿吃的饭。理发用了四十五分钟左右。户塚去的时候店里没别的客人,马上就轮到他了,所以他大概是七点四十分或五十分离开了理发店。如果他直接去了被杀害的现场,那也不过是两三分钟的事。

  “而佐佐木股长那边,按最晚也就是六点四十分来算,这之间最少也有一个小时的空当。”

  “这是谋杀吧。”

  “被害人的内袋钱包里放着三千多元现金,而且还戴着瑞士制造的格外高档的手表,可那些没被抢走,这么看应该不是抢劫。”

  “如果是谋杀的话,凶手应该是在防护栏下面的桥洞里等着吧。那儿又黑,又是被害人肯定会经过的地方。可就算是如此,被害人在某处吃饭,顺道去了趟理发店,如果这段时间一直在原地等着……虽说那儿行人不多,但也不是没人经过。”

  “等了多久,这可不知道哦。”

  “如果是有计划的行凶,大概不是一直傻等,而是一定程度知道被害人的行踪,做事很有效率。即便这样也应该不能连被害人去了理发店都事先想到。”

  那位刑警微微侧着头思考。

  “那凶器方面怎么样?有什么……”


展开
目录

  第一章 谷底的人们

  第二章 黑暗的青春

  第三章 扭曲的情事

  第四章 螳螂之斧

  获奖感言

  人世间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