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质书
  • 全部
  • 电子书
搜索
高级检索
高级搜索
书       名 :
著       者 :
出  版  社 :
I  S  B  N:
文献来源:
出版时间 :
做局(域外故事会神秘小说系列)
0.00     定价 ¥ 38.00
图书来源: 浙江图书馆(由JD配书)
此书还可采购25本,持证读者免费借回家
  • 配送范围:
    浙江省内
  • ISBN:
    9787532180004
  • 作      者:
    [美]伊迪丝·沃顿
  • 出 版 社 :
    上海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日期:
    2022-02-01
收藏
编辑推荐

沃顿的代表作多次被搬上银幕,获得了无数观众的青睐。比起同时代作家,她的作品更为细腻,阅读时只需要情感,不需要费心地推理与探寻。

沃顿的灵异小说的最大特点就是惊悚,却又擅长用细致的笔触和淡雅的情怀把惊悚淡化,避实就虚、举重若轻,看她的作品,是对读者心理

素质的一个考验。

沃顿的灵异小说不是为了写鬼而写鬼,而是通过惊悚、灵异这种形式反映美国财富急剧增长时期资本的罪恶,有着深刻的社会文化内涵。


展开
作者简介

伊迪丝 • 沃顿(1862—1937),美国 20 世纪初著名小说家,长期侨居欧洲,以创作国际题材小说著称。其小说集恐怖、诙谐、幽默于一体,被誉为西方超自然恐怖小说的经典。代表作有《欢乐之家》《纯真年代》等。

展开
内容介绍

本书是一部中短篇小说集。 

   走廊中若隐若现的身影、字迹模糊的神秘来信、无人见过的来访者、仿佛幽灵般的狗群……掩埋其中的,不是英格兰田园诗,而是一个个燃烧着复仇火焰的故事。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复仇者,到底有多少正义性?一切留待读者评说……


展开
精彩书摘

做  局

显然,从韦默来的雪橇还没到,从波士顿来的这位年轻旅客冻得发抖。他原指望在诺思里奇车站一下火车就跳上雪橇,可没想到竟孤独一人站在露天的站台上,忍受黑夜和寒冬的全面侵袭。

狂虐的寒风来自新罕布什尔雪原和挂满冰溜的森林。狂风已横扫千里,茫茫雪原充满冰冷的呼号。它挥舞着锐利的冰刀杀向寒苦的点缀着黑乎乎树木的白色雪原 ;它如同利箭,隐秘地搜寻着目标,像斗牛士那样,时而旋转斗篷,时而刺出手中的长矛,一次次地欺骗和折磨它的受害者。这种比拟令年轻人深深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 :他自己

没有斗篷,而穿在身上的大衣虽能抵挡波士顿相对温和的空气,但在诺斯里奇这毫无遮蔽的高地上却如同薄纸一张。乔治·法克森对自己说,这块地方倒是取了个难得的好名字(注 :诺思里奇的英文意思为北脊)。法克森紧靠裸露的立柱,俯瞰着山谷,那就是火车拉他上来的地方。寒风用钢一般的利齿梳理着诺思里奇车站,他仿佛真的听见狂风撕扯站台木板的声音。这里没有其他建筑 :村子远在路的尽头,而要到那里——由于韦默的雪橇还没到——法克森发觉,自己不得不面对几英尺深的雪地。

他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女主人忘记了他要来。虽然法克森的年纪不大,但长期的生活经验已让他获得这种可悲的感悟。他知道,一个几乎没有钱租赁马车的客人往往是主人容易忘记的对象。然而,说卡姆太太忘掉可能过于武断。类似的遭遇告诉他,她很可能已告诉她的男管家打电话通知马夫,如果没有其他人需要他的话,就到诺思里奇车站去接新秘书。但在这样的夜晚,哪一个懂得自我保护的马夫

会将这种苦差事放在心上呢?

显然,法克森别无选择,只能挣扎着穿过雪路,走到村头,然后再设法寻找雪橇,把自己送到韦默。然而,如果他赶到卡姆太太家时,根本没人理会他忠于职守而付出的代价,不是白辛苦了?他已用高昂代价学会避免这种徒劳。灵感告诉他较省心的办法是在诺思里奇的旅馆过夜,再用电话通知卡姆太太他已到达。他打定主意,刚要把行李托给一位手执提灯、面容不清的人,突然,铃声唤起了他的希望。

两辆雪橇正向车站飞驰而来,从前面一辆跳出一个裹着皮衣的小青年。

“韦默?不,不是韦默的雪橇。”

这是跳到站台上的小伙子说的话——声音非常悦耳,不管话的内容如何,法克森听着都感到欣慰。就在这时,站台上一缕昏暗的灯光照在说话人身上,法克森看出他的相貌与声音极为协调。他肤色白皙,十分年轻——几乎不到二十岁——可这张脸,尽管精神饱满,却还是有点儿太瘦、太细,好像在他身上,青春的活力正与肉体的虚弱进行着抗争。也许法克森比其他人更容易注意到这种微妙的平衡,因为他自己的情绪也挂在微微沮丧又失望的脸上,然而,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失去正常的理智。

“你指望韦默来辆雪橇?”年轻人继续说道。他站在法克森的身边,看起来就像一根纤弱的皮棍子。法克森坦言自己的难处,可听话人对此毫不注意,只用轻蔑的口吻说了句 :“哦,卡姆太太!”这倒一下子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么你一定是……”小伙子突然停住,带着询问的微笑。

“新秘书?对。可是今晚显然没有要回复的函件。”法克森的笑声加深了两人之间迅速建立的默契感。

他的朋友也笑了。“卡姆太太,”他解释道,“今天我在舅舅家吃的午饭,她提到过你今晚要到。可对于卡姆太太来说,七个小时的时间太长,她很难再记住什么事情。”

“好吧,”法克森宽容地说,“我想这就是她为什么需要秘书的原因之一。看来我肯定要在诺思里奇住小旅馆喽。”他得出结论。

“哦,可你现在住不成啦!旅馆上个星期给大火烧毁了。”

“真见鬼!”法克森说。这种尴尬的境遇给他带来的,首先是打击,然后才是不便。在过去的几年里,他的生活总是伴随着一次次的适应又放弃,而他在实际对付这些尴尬窘境之前,已首先学会从中汲取一点点乐趣。

“哦,不要紧的,那儿一定有可以收容我的人。”

“可没有你可以容忍的人。再说,诺思里奇离这儿还有三英里路,而我们的住所——在相反的方向——倒是更近一些。”透过黑暗,法克森看见他的朋友摆出一副自我介绍的架势,“我叫弗兰克·雷纳,和我舅舅一起住在欧弗代尔。我驾车过来接舅舅的两个朋友,他们从纽约来,几分钟后到站。如果你不介意再等他们一会儿的话,我敢肯定,欧弗代尔会比诺思里奇对你更有好处。我们从城里来,只想在这里待几天,

不过那幢房子随时可以接待许多人。”

“可你舅舅……?”法克森只能推托。但进退两难中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样的推托在他这位朋友的言辞面前根本不堪诱惑。

“哦,我舅舅——你会见到!我能担保!我敢说你肯定听说过他——约翰·拉文顿。”

约翰·拉文顿!问某人是否听说过约翰·拉文顿确实有一点嘲弄意味!就连像卡姆太太的秘书这样地位卑微的人,对有关约翰·拉文顿的财产、照片、政见、善举和好客的传闻,都如同高山荒原中瀑布的轰鸣声,如雷贯耳。几乎有人会说,唯一可能碰不到他的地方就是像现在这样的荒僻之地——至少是在这种了无人烟的深夜时分。然而,即使在此地此时,依然有人提到约翰·拉文顿的名号。

“噢,是的,我听说过你舅舅。”

“这么说,你愿意来了,是吗?我们只要等五分钟。”年轻的雷纳催促道,语气中全然不理会别人的犹豫。法克森随和地接受了邀请,简单得就像雷纳提出建议时一样。

从纽约来的火车晚点,五分钟的等待变成十五分钟。当他们在结冰的站台上踱步时,法克森开始明白,为什么答应他新朋友的建议似乎是世界上最自然而然的事情。这是因为,弗兰克·雷纳属于那种享有特权的人,他们通过渲染信任和善意幽默的气氛,简化了人与人的交往方式。法克森注意到,雷纳是利用自己的青春而不是礼物、真诚

而不是手腕,达到这种效果的。这些品质展现在他如此甜美的笑容之中,就连法克森自己也平生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大自然造化人类时,将面孔与大脑相配得多么神奇啊!

他了解到这小伙子是约翰·拉文顿的被监护人,也是他唯一的外甥。自从他母亲、拉文顿先生的妹妹过世后,他就生活在拉文顿先生的身边。雷纳说,拉文顿先生已成为他的“主心骨”——“可你知道,对任何人来说,拉文顿先生都是他们的主心骨”——而事实上,这位小伙子的境况似乎与他的身体有着全然的联系。显然,始终笼罩在他身上的唯一阴影就是他身体的虚弱,这一点法克森早就察觉到了。雷纳一直受着肺结核的威胁,而且病情已发展到严重的地步,按照最高权威的说法,他必须被送到亚利桑那或新墨西哥去。“但幸运的是,我舅舅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打发我走,而是听从了另一个人的建议。谁呢?哦,一位绝顶聪明的家伙,一个有许多新思想的年轻医生,他对于把我送走的做法简直感到好笑,说我只要不在外面吃饭太多,再常常到诺思里奇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就是待在纽约也可以恢复得很好。所以,我没有遭到放逐真是我舅舅的功劳——自从那位新伙计告诉我不必烦恼以来,我感觉真的好多了。”雷纳接下来承认他非常喜欢在外面吃饭,参加跳舞和类似的消遣活动。法克森听他这么一说,也倾向于认为,那个不让他完全断绝这些娱乐活动的医生,很可能是一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心理学家。

“你知道,无论如何你应该小心才是。”兄长般的关怀促使法克森在说出这句话时,胳膊也滑入雷纳的臂肘。

雷纳用臂肘的压力对此举动做出反应。“哦,是的。绝对正确,绝对正确。再说,我舅舅又这样盯着我!”

“你舅舅这样盯着你,你却在这犹如西伯利亚的荒郊野外喝西北风,他会怎么说呢?”

雷纳用心不在焉的姿势把皮衣领子拉上来。“这倒没关系——寒冷对我反而有好处。”

“也跟吃饭和跳舞无关?那么与什么有关呢?”法克森婉转地坚持道。对此他的伙伴用笑声做了回答 :“好吧,我舅舅说这些都腻味了。不过我倒认为他是对的!”

他的笑声引起一阵痉挛性咳嗽和喘气,扶着他胳膊的法克森赶紧把他领入没有生火的候车室里避风。雷纳跌坐在靠墙的板凳上,脱掉一只皮手套去摸手帕。他把帽子扔到一边,将手帕抹过前额。尽管这时他的脸看上去依然健康,可前额却非常苍白,沁满了汗珠。但法克森敏锐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他裸露出的手指 :那么瘦长,那么苍白,那么乏力,与他的额头相比显得过于苍老。

“奇怪——健康的脸蛋却垂死的手。”法克森沉思道,不知怎么的,他希望小雷纳还是戴着手套好。

列车的汽笛声令两个年轻人站立起来,紧接着,两位穿着厚皮大衣的先生已走到站台上,正面对着夜晚凛冽的寒风。弗兰克·雷纳介绍他们是格里斯本和巴尔奇先生,而法克森,在他们的行李被搬进第二辆雪橇时,借助晃动着的微弱灯光,看出他们是一对上了年纪的灰头发老人——通常属于那种有钱的商人。

他们用友好亲近的口吻向主人的外甥打招呼,而格里斯本先生,好像是他们俩的发言人一样,以一句“还有许多人呢,亲爱的孩子!”

结束了他的问候,这使法克森想到他们的到达是为了某个周年纪念日什么的。可他不方便打听,因为派给他的位置是在马夫的旁边,而弗兰克·雷纳则与雪橇内他舅舅的朋友在一起。

雪橇疾驰,坐在人们可以确信约翰·拉文顿这样的人才会拥有的好马后面,他们被带到高大的门柱前面,门房内灯火通明,光滑的大理石铺成的林荫道上,积雪已被铲除。在林荫道的尽头,隐隐显出一长排房子,主楼黑乎乎的,但侧房却射出一道欢迎的光芒。展现在眼前的景象使法克森立即产生一种温暖和光明的强烈感觉 :温室植物、

匆匆忙忙的仆人、舞台布景一样富丽堂皇的橡木大厅和中间那个身材矮小的人物。他衣着端正,容貌平常,完全没有概念中的大人物约翰·拉文顿那样华贵。

这种反差所带来的惊讶始终残留在法克森脑海之中,直到他被领进一间宽敞的豪华卧室里匆匆换好衣服。“我弄不明白拉文顿从哪里进来的”是他唯一能表达的方式,法克森怎么也无法将拉文顿在公众形象中的勃勃生气与眼前这位主人的小家子气模样和举止扯在一起。雷纳很快向拉文顿先生解释完法克森的情况,拉文顿先生用一种平淡做作的热情欢迎他的到来,不过这种态度倒是与他狭小的脸、僵硬的手和晚会手帕上那股气味恰好般配。“别拘束——别拘束!”他反复说道,那种语气使人想到,他是在客人身上全力表演出自己的热情,“弗兰克·雷纳的任何朋友……真高兴……随意点!”


展开
目录

铃声又响 1

谁的来信 31

一笔生意 71

他仍活着 115

做 局 155

活死人 190

造 孽 211




展开
加入书架成功!
收藏图书成功!
我知道了(3)
发表书评
读者登录

请选择您读者所在的图书馆

选择图书馆
浙江图书馆
点击获取验证码
登录
没有读者证?在线办证